第十四回 说文辨武(上)

第十四回拒贼斗匪事迹传扬镇上说文辩武志趣埋藏心里(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永茂父子跑江湖贩卖私盐中,在聊城县运河码头喜来客栈投宿,夜间遭遇劫匪,卢嘉瑞险些殒命,幸遇江湖独行侠单剑搭救,得以脱险。于是,卢永茂力邀单剑到家一访,再定去留。单剑经不住卢永茂父子的恳请,便应允下来,一同回溪头镇。

当日傍晚,一行人回到溪头镇家中,安顿下来。翌日午后,三个娘们就围着卢永茂,问询这次商旅途中的各种奇闻趣事。

对于这些平时没有什么机会出门的女人们,那么遥远路途中的事情,每一点一滴都新鲜有趣,百问不厌,百听不烦,之后就会将所知道的留作茶余饭后多得无所消遣的时光中消磨的谈资。

卢永茂自然知道妻妾们的兴趣和嗜好,便将旅途中各色事情绘声绘色的讲给妻妾们听,这也是他每次出门回来必须做的事情了。在讲故事中,卢永茂当然将客栈遭遇盗贼,卢嘉瑞与盗贼打斗涉险这一段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当然,卢永茂还是特别地讲到了单剑的诗书才华和武功,因为他要聘请单剑做卢嘉瑞的师傅,也想听听妻妾们的看法,最好她们也一致赞同。

妻妾们听了卢永茂所讲的单剑的履历,当然赞成卢永茂的想法。

但三四日之后,卢嘉瑞夜斗盗贼的英勇故事就已在镇子上流传开来,大娘、二娘、三娘她们也都知道了。

首先是大娘来责问卢永茂到底怎么回事,竟使他们的独苗儿子至于那么危险的境地!

“老爷,瑞儿可是咱们家三代单传的命根子,你怎么回事?听外面的传说,差点就没了?”大娘惊惧地问道。

卢永茂定定神,刚想搭话,不料三娘和二娘也一道气呼呼的冲过来,三娘先开问道:

“老爷不是一向小心谨慎的吗?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呢?要是真出事,咱们怎么过啊?”

二娘虽也已不说什么,但与大娘、三娘一道盯着卢永茂看,都等着看卢永茂有什么说法。

卢永茂静默了一阵子,在想说辞。大娘催问道:

“你说啊?到底怎么回事?听着咱们几个都给吓死了!”

“你们不要这样嘛,事情都过去了,就是不好彩,晚上就睡客房里,盗贼撬门而入,这也是凑巧的事情嘛!”卢永茂说道。

“门就这么容易撬进去?你们就都睡这么沉?门没关牢吧?一定有什么疏忽之处吧?”三娘疑惑地问道,接着又说道,“老爷出门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外面的江湖该如何应对,总该有些法子的!”

“说起来也是那晚多喝了两盅,睡觉时忘了查看一下,没将闩门的扁担插上卡牢,让贼人就撬锁进门了。”卢永茂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过失,不等几位娘们接茬,他又继续说道,“还有,事先也该跟瑞儿交代,遇到歹人保命最重要,不要为钱财拼命。看瑞儿的意气,勇气虽是可嘉,但江湖凶险知道的却很少。”

“老爷前些日子跟咱们说的时候都没有提这些,亏你还能说得那么轻松。你一个疏忽不打紧,真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可就送终的人都没有了!”大娘说得可怜兮兮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又接着说道,“往后不准带瑞儿出去了!”

“不出门,就总窝在溪头镇,不去历练,不见些世面,瑞儿也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我看该出去还是得出去。只是老爷得格外的小心,事事留心留意,确保没有疏忽,让瑞儿长见识又能平安长大成人。”三娘说道。虽然他是卢嘉瑞的亲生娘亲,但对卢嘉瑞的教养,她一向以来总是比大娘、二娘甚至卢永茂更放得开一些。

“我觉得三姐说的有道理,如果都是关在溪头镇,远一点的地方都不出去看看,瑞儿以后只会成为孤陋寡闻的乡下人,怎么能真正有出息呢?”二娘也说道。

“这次瑞儿福大命大,平安逃过一劫。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瑞儿是个极有福分之人。这次搭救瑞儿的单剑,就是位极好的老师。单先生举人出身,做过知县,游历过天下名山大川,熟识东西南北各地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单先生习得各派武艺,练成一身高强武功,正好教瑞儿学文习武。这真是可遇不可求,如今求得他来到庄上,如能真成为瑞儿的老师,也算是幸事一桩。”卢永茂说道。

“瑞儿该专心学习诗书文章,准备将来考取功名,还让他练什么武?多耗费光阴,消耗精神!”大娘说道。

“瑞儿得救之后非常佩服、崇拜单先生,因而也非常想练就单先生那一身好武功。我想也好,一个他敬服的人做他的老师,更能镇服他,更好的教导他,也就想到请单先生来当他的老师。”卢永茂说道。

“练武本身也是好事一件,一来强身,二来关键时候也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我倒觉得挺好的。”三娘说道。

“那老爷赶紧去说服单先生做瑞儿的老师吧!如果将瑞儿教成个能文能武的人,也是极好,就算不能科举高中,传承家业也更可靠。”二娘也接着说道。

“好吧,你们想一下学堂安在什么地方。至于单先生,我再去跟他说说,我想他会答应的。”卢永茂说道。

“就将后边院子靠菜园的三间房修整来做课室好了,一间卧室,一间起居室兼书房,一间课室。”大娘先说道。

“大姐想得周到。还要把学堂院子跟这边隔开来,让他们在那边更加安静些。也正好这三间房侧边不过就是个过道,砌堵墙封上也很方便。前面的院子跟后院间的连接处也砌上墙,后院就成个独立的院子了,这样他们也有了练武的地方。”三娘补充说道。

于是,卢家给卢嘉瑞开私塾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正如卢永茂所说,当他去找单剑说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劝说,单剑就答应下来,同意做卢嘉瑞的老师,教卢嘉瑞学文习武。

“承蒙员外抬爱,在下就充任小少爷老师。不过,有一件事员外得先答应在下,什么时候在下觉得已经把自己的学问武功都教给了小少爷,不再能更好地教他了,在下便要离开,到时员外可得让在下离开才行!”单剑说道。

“这个当然。我是希望先生就在这里安下家来,但如若先生真要走,我也是不会勉强先生留在这荒僻小镇的。”卢永茂也很爽快,在他心里,只要将儿子教培出个模样来,有些出息,先生要去便去好了。

“倒不是在下着急要离开,只是才学毕竟有限,尽了能力,该教的教了,再留在这里也就是误人子弟。不过,呆在这里教他,怎么也得三五年,不会很快就要离开,这点也请员外放心。”单剑说道。

“好的,我相信先生豪情高义,就像相信先生的才学。至于束脩,吃的用的全由家里供给,每月再给三两银子,先生看怎么样?”卢永茂问道,这样的束脩银子,在乡镇算是很高的了。

“跟员外及小少爷相遇本是一种缘分,应诺做小少爷的老师也是在下伸展所学的一个去处,看来庄子一应生活颇为适意,也好休停在下一段时间的漂泊,而员外又是如此的通达厚道,在下尚有何说?悉听尊便好了!只是员外待遇在下已甚为优厚,银子超出常例就不必了,每月就二两足矣!”单剑谦逊谢辞说道。

“先生休要推辞,能得到先生教诲是我家瑞儿的福分,些许薄俸唯恐少了,何多之有?”卢永茂坚持说道。

最后,单剑拗不过卢永茂,就一切应允下来,安下心在卢家做卢嘉瑞的老师。

翌日,卢永茂就吩咐邱福把后边的房子收拾干净,整理一新,然后砌墙把院子单独隔开,再赶车带上单剑到县城去两趟,把床帐书桌茶几文房四宝诗书典籍等等各种物品购买齐备,摆设进去。不几日功夫,卢家的私塾书院就准备妥当,只等老师和学童进去开塾了。

卢永茂和几位妻妾们商议一番,决定自己粗略选个吉日,请单剑先生先搬进去住着,然后请风水先生择个黄道吉日,再让卢嘉瑞郑重其事地进塾拜师开学,以祈求儿子今后学业顺利,成就功名。

卢嘉瑞随父亲到莱州贩货回来,就继续回到他的溪头镇学堂上学去。虽然离开半月有余,但对卢嘉瑞的学习也并无大碍。

这回卢嘉瑞却着实成了小伙伴们的核心,他们人围着他转,话题也都围着他转。一到下课,伙伴们就都拢过来问这问那,卢嘉瑞总是眉飞色舞的把去莱州做买卖的旅途所见所闻绘声绘色地讲给同伴们听,尤其把他勇斗夜盗的故事渲染得十分精彩,使小伙伴们听得着了迷。

“你们知道吗?我就是灵醒,晚上睡觉的时候就那么一点响动,就睁开眼睛,看见有人影晃动,闪进房间来。于是,我抄起匕首藏到门背后,等盗贼拿到了东西准备出门时突然出击,将门狠狠地推打在盗贼身上,盗贼遭遇这么突然的袭击,剧痛倒地,我就趁势紧握匕首向盗贼刺去,盗贼哇哇直叫,——”

“刺中盗贼什么地方?没刺死吗?”卢嘉恭紧张地问。

“可惜是黑暗当中,没刺中要害,只刺中盗贼的手臂。盗贼鲜血直流,疼痛万分。但盗贼毕竟是盗贼,行走江湖惯了,忍得住痛。盗贼一下子翻身起来,朝我一拳打来,我头一缩就躲了过去。盗贼定睛看时,发觉我乃一少年郎,轻视起来。他抽出大刀对我晃了晃,只顾去拿被我打掉地上的装着银子的包袱要走人。我拿起一张长凳大喊一声,朝盗贼猛力砸去,——”

“这回应该看得分明些了,打中盗贼哪里了?”卢嘉理问道。

“这回凳子不偏不倚正中盗贼的头,盗贼又是‘啊呀’一声,顿时晕倒过去,他没想到他亮出了大刀,我还敢跟他斗狠,也没想到我有那么大的劲。这回他不干了,迅快跳跃起来,举着大刀向我劈来。——”

“啊?盗贼举刀劈向你,他劈你哪里?劈到你没有?”柴荣问,几个小伙伴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听。

“我当然不会让他劈到我,要不我非死即伤,还能好好的在这儿跟你们说事吗?”卢嘉瑞有些得意的说道,故意停顿一下。

“赶紧接着说,不要打岔!”卢永义这时才开口说道。

“我当时也是反应特别的快,倏一下就闪到一边,盗贼扑了个空,大刀狠狠的砍在桌子上,一下子都拨不出来。我飞快地又抡起一条凳子,用尽吃奶的力气,朝盗贼脑袋又狠狠的砸去。这下盗贼被彻底打晕了,倒在地上哇哇直叫,鲜血直流,挣扎几下还想站起来,拔刀要砍我。我是一不做二不休,又抡起那根本应闩门的扁担,狠命朝盗贼拦腰扫去,盗贼再经这么个重击,终于又倒下了。我赶紧上去踩着他的脖子,掰住他的手。这时,冲进来个壮士,就是单先生,他有一身好武艺,咱们两个就一起把这盗贼捆了起来。这时,店小二和伙计们都赶了来,我父亲也醒了过来,其他房客也很多被吵醒了来看热闹。于是,有人叫来地方保长把盗贼押到县衙去了。”

“大哥真神勇!敢赤手空拳对付大刀盗贼,也不枉我等叫你大哥!”卢嘉理夸赞道。

“你当时就不怕死吗?盗贼手里有大刀呢?”卢永义问道。

“当时根本就没想这么多,就知道他在偷我家的东西,一个银子包袱,就不能给他拿走,要阻止他。”卢嘉瑞说道。

“一个手拿大刀的盗贼打不过你,还被你打得一败涂地,真有你的,卢嘉瑞。”卢嘉恭似乎有些疑问的说道。

“除了我敢跟他拼命之外,这也是盗贼做贼心虚,又在昏暗当中打斗,制服他也没什么奇怪的。后来知县老爷审判盗贼案时都还褒奖我勇敢,是少年郎的榜样呢!”卢嘉瑞不无得意地说道。

当然,小伙伴们还继续追问衙门审案的情形,因为对他们来说衙门是遥远的、有些神秘的地方,他们很想知道那怕一丁点实际的样子。卢嘉瑞则很乐意继续满足他们的好奇。

不几日这段略去单剑出手搭救的英勇故事很快从溪头镇学堂传遍整个溪头镇,全镇人都知道了卢嘉瑞的英雄事迹。这些自然也传到了卢永茂妻妾们的耳朵里。(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