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初次商旅(下)

第十二回试才学商旅途吟诗作对有巧思金龙庄设筹计数(下)

“今年这边买卖很难做啊,卢员外!海边那边风声紧,这边陆上也抓得紧,一些儿都马虎不得,还多费了不少的手脚。”金老爷说道,“原来的知州县令相熟,还算好过些,总教是使了些银子可保无事。谁知道知州去年年底评议不过关,被免了职,来了个新的知州,又多费了好些心机才搭上门路,至今半生不熟,但银两就已经花费了不少,还得小心翼翼,也不知道是否算得是通了路啊!”

“金员外开首就这么说,莫不是又要涨价了?您知道这年头人越过越穷,店铺卖不出好价钱,也就不愿给咱们这些行商多加一点儿。咱们是夹在中间,更加难啊!”卢永茂也诉苦说道。

“是没错,买卖不好做,尤其咱们这一行当的。眼下官府也穷得很,对晒盐户盯得紧,偷漏出来的盐数量越来越少了,价钱也是水涨船高。说起来盐户也不容易,每逢开塘晒盐都有监盐司的公人登记监督,晒好了就得上交到官府,官府又迟迟不给钱,冒险偷留一点或偷晒一点,抓到了不但罚没了盐货,还要加罚钱款,甚至要去坐牢充军,你说难不难?”金员外继续他的诉苦,为的是要价。

“咱们这些行商何尝不艰难?一路偷偷摸摸、担惊受怕的走,生怕哪点出个差错被抓到,抓到可就是一大宗的财物没有了,还得坐穿牢狱。就算一切顺利,还得挨店挨铺的求人接了去。就算店铺接了去,还得担心他卖时不小心被查办了,把我等供了出去。辛苦冒险,赚的却就是那么一点点。”卢永茂更是苦着脸,神情哀戚地说道。

“在下这里的难你也知道,为了维持安宁,花费多少银两和心思去疏通门道?又花费多少银两和心思去保证这里和来往同道的隐秘?要是出了差错,这不仅是财物的事了,这个家可都要被抄没了。大家都难,但目前盐户出来的货少了很多,要价高了却是实情,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所以这次确实要涨点价钱的。”两人诉苦到最后也就归结到价钱上,再多说也只是铺垫,金员外终于摆明了要涨价的想法了。

“又要涨价,这买卖本来就很难做的,要再涨还不知道做不做得下去了呢?要是咱们都做不了了,您金员外也就赚不到了,这个您也清楚啊!”卢永茂知道涨价可能不可避免的时候,还是一副哭诉困难的腔调,只为尽量少涨一点。

“你们行商的难处在下也明白。卢员外说的极是,在下是靠你们行商来出货,但行商来这里拿到货也是有大利的嘛,跟官盐的价钱差别可不只是一点点啦!说起来咱们都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大家伙利益一致的。在下这里涨一点,就肯定有在下的难处,不然不会随便涨的。你们向店铺那边摆摆明,也可以跟着涨一点,大家伙都要相互理解,利益共享,保证不出事,就永远都有赚头,不必计较一时间多一点少一点。”这个金员外是做买卖的老手,平常的话说起来都让人不得不多信服三分。

卢嘉瑞听着父亲与金员外的对话,有些一下子不太明白,但知道是在讨价还价,知道谈论这样的事情是绝对要秘密进行的,也就放松了心情。虽然听得不是那么明白了然,但也不妨碍卢嘉瑞插上一句,他说道:

“金老爷说的极好,大家同是绑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有钱大家赚。金世伯不要就为了自己多赚一点,让买卖伙伴为难,买卖伙伴做不下去,您也赚不到钱。动不动就涨价,会影响长期的买卖,最终就会越做越没得做。”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小公子年纪轻轻,有见识,长大必成大器!在下这里是实在不得已的涨点价钱,否则在下就做不下去了。话说回来,做买卖要讲长期做,有时也得随行就市。但就在下这里,在下敢保证一定不会随意涨价钱的。”金员外用赞赏的眼光看着卢嘉瑞,说道。

说完,金员外在书房靠墙的书柜上搬下几本书,用手掰开了原本掩在书后边的木板,露出一个机关,然后用力往一边掰,半个书柜就像一扇门一样被推开——原来里边是一个密室。

金员外走进密室,捧出一个木盘,里边装着满盘的白净的盐。

“请卢员外来看看,这就是这批货的货样,白、细、均匀,一等一的好货,店铺商家一定会满意的。”金员外一边说一边抓一点放到嘴边舔。

“看起来是不错的货色。”卢永茂凑上来看了一下,也抓一把在手,舔了一下,说道。

“这次还是老规矩,两百担?”金员外问道,不等卢永茂说话又说道,“这批货比往常的都好,一定抢手的,卢员外不如多进点。”

“量还是两百担的量。价钱怎么样?还按上次的四两二钱一担吧?”卢永茂最关心的还是价钱。

“真的不行了,这批货不但品相好,而且由于近来官府抓得紧,盐户出货困难,量也少了很多,要价也高了不少。在下这里应付各方面的开销也增加了很多,在下这里也确实得加一点价钱。给别人都是四两九钱,卢员外跟在下交易多年,大家熟络,就按四两六钱给卢员外好了。”金员外说道。

“金员外,你我交情多年,在下一直都在金员外这里进货,也为金员外增了不少的利,就算价钱真的涨了,金员外也当多分担些,方见得交情的特别嘛!就按四两三钱,怎么样?”卢永茂讨价还价道。

“金老爷,您老家大业大,且是坐地收银,也不必计较区区毫厘,不似咱们家这些行商走贩,辛苦劳碌就只为那么点蝇头小利。您多担待一些,咱们的买卖就一直都是您的买卖,就当多看长远一些。您看,我父亲如今将我带来,见识了世伯,就算以后父亲老了,跑不动了,小侄来接着做,咱们家的买卖还不都一直是您老人家的买卖?看似少赚一些,实是多赚很多呢!”卢嘉瑞这时插话说道。

“好样的,真是虎父无犬子,后生可畏!说的中听在理,就凭小公子这番话,就按四两五钱每担,同时在下按惯例负责派船送货,卢员外只需在卸完货后打发船夫点赏钱就行。”金员外再次以赞赏的眼光看着卢嘉瑞,说道。

“多谢金员外!”卢永茂父子几乎同声道谢,作揖说道。

“还有,覆盖表面用的十几包大米依然算在下赠送,也不另行算钱。希望卢员外和卢公子记得今日这番话,保持这份交情,也保持这份交易!”金员外继续说道。

“这个自然。”卢永茂说道。

“小子一定会牢记世伯的情义的。”卢嘉瑞也跟这说道。

“好吧,如今请卢员外去货仓看好货,需入夜后方能装船,等船装好,咱们好好的饮几盅,然后安安稳稳的睡一觉,明日清晨起航回去。”金员外说道。

金员外说罢,陪卢永茂和卢嘉瑞到庄子河边树林中的盐仓,查看了存货,还拆包查看了盐品,看来跟在书房看到的样品一样,卢永茂便放下心来。

金员外说如今外边风声紧,需等到晚上入夜方可装船,白日间都不能有什么动静,万一走漏风声,对庄子便是灭顶之灾。

看完盐仓,时辰尚有些早,卢永茂便与金员外一同回书房去喝茶谈天。

金员外吩咐下人准备酒席接风洗尘。卢嘉瑞便邀同于魁,由金员外安排的一个庄客带领,在金员外的庄子里游逛观览。

金员外的庄子庭院甚是阔大。院子遍植树木花草、藤蔓修竹,亭台楼阁散布其中,游廊曲径穿插延展,假山鱼池辉映成趣。虽则是冬日光景,依然别有景致趣味。可以想象在春夏时节,这里定然是滕树勃发,繁花似锦,莺歌燕舞,鸟雀争鸣,一派热烈而秀美却又雅致的景象。

跟着庄客在院子各处游逛许久,卢嘉瑞心里不禁赞叹不已,觉得比自己家的宅院好多了。他想来日自己也应建造这么个宅院,才不枉人生得意,乐享世间日常家居之美!

卢嘉瑞正在观览中畅想,夜幕降临,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然暗了下来,有管事的庄客来通报说道:

“金老爷说可以装船了,卢员外交代卢少爷自个跟去监督装船,他与我家老爷还在喝茶谈天。”

于是,卢嘉瑞叫庄客将于魁带回客厅去,自己跟管事的庄客去看装船。

卢嘉瑞跟随金家管事的庄客来到坐落于庄子里河边树林中的盐仓,看到的依然是那堆满一间大屋子的盐,都用麻织的袋子装着,整整齐齐的堆放。地上架着一层木板,盐包堆在木板上,一直堆到差不多贴上屋顶,上面的盐包要爬上梯子才能卸下来。

这屋子是一排三间,卢永茂估计另外两间里边也一样的堆着盐包,因为管事的庄客还跟装船的人役嘀咕一阵,计议着装哪一间屋子里的货。

看来并不是金员外说的货少了,他所说的仅仅是涨价的一个说辞而已。不过,也是没办法,这行商的买卖,又是见不得人的,两头都得求人,他要涨也只能由着他,到自己去卖给店铺时却不好轻易涨价,这买卖做得实在不易!

“这么多的盐,怎么金老爷还说盐户近来出货量少了呢?难道以前就比这还多?放哪里啊?”卢嘉瑞不禁故作惊讶地问庄客道。

“俺们就这三个盐仓,这段时间堆得特别多,都堆满了。”管事的庄客说道。

说罢,管事的庄客便招呼船靠过来,叫装船的人役,开始装船。

“小公子,您和我一起数数,盐包装到船上后就不好数清楚了。咱们在这里看,装一包数一包,每包盐五斗,合半担,两百担就是四百包。”管事的庄客对卢嘉瑞说道。

卢嘉瑞一听,觉得一包一包的数,很麻烦,同时数多了也会混乱搞错。他想了一想,说道:

“一包一包的数,麻烦,也会混乱,不如去找些小木棍或小石头诸如此类的东西来,放在盐仓里,作为计数的筹,扛一包拿一筹,到船边时放下筹而将盐包装船上,我与你只需看装船的人搬盐包时有没有拿筹就可以了。等到装得差不多时,就数一数船边的筹的数目就可以知道装了多少了,简单,也不容易搞错。”

“小公子真聪明,这办法好,就这么办吧!以前还真有这么搞错过好几次,数着数着,就乱了。”管事的庄客想了一下,赞同卢嘉瑞的说法。

管事的庄客便叫一个庄客找来一堆小木棍和小石块,作为计数的筹。装船的人役搬运动作十分麻利,就依着卢嘉瑞说的去做,搬一包,拿一支筹,放到船边上。

卢嘉瑞和管事的庄客就站在盐仓门口和木船之间空地上,看庄客搬盐,看他们是否漏拿漏放计数筹。

在装船歇息的间隙,卢嘉瑞到屋子里面看,看到有一包缝线有点裂开的盐包,便用手挖出一些盐来看,觉得还不错,跟方才在金员外书房里看到的完全一样:白净、细粒、均匀,比自己在家里厨下看到的盐都好看,忍不住舔一下。

趁着这空挡,卢嘉瑞又叫管事的庄客拿斗来,就着这包缝线裂开的盐包量一量,量得确实是五斗,证明庄客说的一包五斗合半担所言非虚。

搬了好久,中间歇息了好一阵,装船的人役便又开始继续装船。再过约莫半个时辰,四百包盐就装船完毕,装船的人役再到另一间屋子里搬来十来包大米覆盖在盐包上,以防万一遇到缉查可以糊弄应付一下,这样就算装船妥当了。

卢嘉瑞与管事的庄客回到客厅,卢永茂与金员外还在那里喝茶谈天。两人报称船装好了,卢永茂便招呼于魁来,将银子称了给金员外。金员外收银毕,便安排酒席,用晚膳。

晚上的酒菜自然很丰盛,卢永茂与金员外要好好的吃一顿酒。卢永茂本就是个好酒之人,只是平常在家没多少机会碰上合适的酒伴,难得有尽兴的喝酒之时。而金员外本身也是个豪饮不倒翁,两人虽是多年买卖伙伴的老相识,又是一年只见那么一两回,正好对饮。

于魁原本也是“见酒欢”,推推劝劝之间也不禁喝开来。在酒桌之上,卢永茂也管不了那么多,让他于魁爱喝就喝的。

卢嘉瑞在家里倒是不喝酒,就是节庆日子也只是喝一点,都不知自己酒量怎么样,这时也经不起金员外及管事庄客之劝,加入到酒菜敬奉劝酬之中。

美酒佳肴,宾主几个便都把酒笑谈,喝开来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觥筹交错、推杯把盏之间,一众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席间,金员外和卢永茂大谈买卖江湖之道及奇闻异事,都是些黑道红道的秘诀秘闻。两造高兴处,得意洋洋,手舞足蹈,看着就使人听得入神。管事的庄客和于魁间或闲谈一下,则多闲扯家常杂事以及侍候主人之道。

卢嘉瑞坐在一旁听,很少插嘴。卢嘉瑞看父亲酒兴很高,也不便劝阻,而于魁这时也似乎喝得忘乎所以,他自己就尽量克制少喝。他担心万一他们仨都喝得死来活去,到时会耽误事。他得少喝,保持清醒。

卢嘉瑞的想法没有错,最后,金员外和管事的庄客喝倒了,卢永茂和于魁也都喝得醉醺醺的,不知东西南北。卢永茂和于魁是庄客们扶着到客房歇息的,一放到床上,不一会便就鼾声大作,睡着了,脸和脚都省得洗了。只有卢嘉瑞尚然能自管自己洗漱干净,然后宽衣就寝。

翌日凌晨,天还远未见亮,卢永茂父子与于魁都是在睡梦中被庄客叫醒,说要启程了。

酒困眼困中匆匆忙忙梳洗了一下,胡乱吃了一些送来的早膳,卢永茂父子和于魁三人就跟着庄客出门。

庄客在前边提着灯笼引路,走向河边。

临出院子门,卢永茂似乎才想到还没跟金员外道别,庄客却说不必回头了,金员外在河边候着。

其实卢永茂还困顿得不行,走路都是一步高一步低的,由于魁与卢嘉瑞半扶着来到船边。

这时,在那里候着的金员外迎过来,作揖说道:

“卢员外,辛苦您这么一大早起身赶路,因如今外边风声实在紧,为不招人耳目,要在天亮前离开庄上。到你那边卸货或散货时,最好也挑在傍晚入夜后或者天未大亮之前,免得招来麻烦。正所谓谨慎做得长远买卖,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多谢金员外关照,在下一定小心谨慎。”卢永茂强打精神作揖还礼道,“这次来又有劳金员外盛情相待,在下一定谨记在心。再次谢过金员外!在下要告辞了!”

“谢过金老爷!告辞了!”卢嘉瑞和于魁也跟着作揖告别。

“不必言谢,咱们买卖还要长久地做下去的,希望卢员外买卖顺利,也欢迎常来。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哩!”金员外谦虚说道。

别过金员外,卢永茂三人就登上盐船。两个船夫解缆,同时用篙使劲一撑,船就浮离了岸边。于是,四个船夫就一前一后的使船桨划起来,不一会,船便驶离了装货的小码头,在朦胧的晨雾中飞向庄外。

盐船驶向回程,他们会碰到官府盘查追缉吗?卢永茂能将盐顺利出手吗?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