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秘密贩私盐(上)

第十一回增收入儿子开摊卖汤茶拓财源父亲秘密贩私盐(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恭撺掇卢嘉瑞去赌屋,赌赢了些钱,卢嘉瑞打赏了些给卢嘉恭,让卢嘉恭觉得跟着卢嘉瑞混,能挣钱。卢嘉恭就急切地问卢嘉瑞什么时候开始做卖姜糖水的生意,巴望着尽快开张,快些挣到钱。

卖姜糖水是卢嘉恭想出来的比较靠谱的主意,卢嘉瑞觉得可以做,而且是一定要做。

时光进入了十月份,随着天气凉意的加深,鱼儿就都躲到深水的地方,而且也有渔夫发现了这个捕鱼的宝地,经常来三头溪外边入口处撒网。卢嘉瑞他们撸到的鱼越来越少,卖鱼分得的钱也越来越少。

卢嘉瑞他们拉长了撸鱼的时间间隔,现在是三四个集市日才撸一回了,但收获依然不多。

卖姜糖水倒是没有人抢的买卖,这是卢嘉瑞家祖传的秘方,做起来可以有稳定的收入。如今这样的天气,祛风驱寒暖身正是合宜的时候,不要说得了寒热病的人,就算没有病征,逛集市时,在寒风或雨雪中,喝上一碗热腾腾的甜甜的姜糖水,暖遍全身,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更关键的是,这姜糖水本钱也不高,可以卖得很便宜,尝试一下也不必花费几个钱。

可是正因为这是家里的秘方,又不要多少本钱,卢嘉瑞有点犯难。这买卖是可以自己做的,置办个铁锅,一张台子,一些椅桌,摆个摊子,找个人守着就可以了,哪需要人合伙呢?最多就让卢嘉恭入伙,因为说起来是他的主意。再不就让卢嘉理也入伙,他家靠近集市可以就近在他家熬制糖水。

其他人入伙来有什么用呢?本钱也不需要多少,无所谓的,也不必劳动他们帮什么忙。可本来就一伙人,撇开柴荣和卢永义也不好说话。

而且,卢嘉瑞想到以前去柴荣家玩的情景,这就使他改变了想法。

柴荣一家的热情和敬重让他内心生发出一种特别的骄傲和满足。虽然他家的富裕使他感觉到平常人们对他的礼貌和客套,但那只是表面的。在柴荣家和卢嘉理家感觉到的喜欢和敬重是完全不同的,卢嘉瑞感受到他们是真心喜欢和敬重自己。而他们几个伙伴都认他做大哥,那种被人抬捧和跟随的感觉几乎让他有些得意。他也知道这是不太实际的东西,但他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而且,卢嘉瑞觉得自己现在也并不以赚钱为最重要的目标,跟大伙分享快乐比多拿一点钱好得多。三娘也跟他说过,这么个年纪就想到做买卖赚钱是很了不起的,赚不赚钱,赚多少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去想了,去做了,把买卖做成了。

在卢嘉瑞的脑子里,不但要做姜糖水,还要做凉茶,就是把治好他那次严重哑嗓的凉茶也一起熬制来卖。熬制凉茶这个方子也是他家祖传的。反正要做买卖,加上一样东西也是一样的做。这凉茶有清音利咽败火的功效,也适合干燥的秋冬季喝饮,可以增加收入。

“娘亲,孩儿想按家里的祖传秘方熬制姜糖水和凉茶,在镇集市上卖,娘亲觉得怎么样?”一日放学回到家里,在卢嘉瑞房内,三娘过来看他,问他在学堂上学时的情状,说完学堂里的事,卢嘉瑞就问三娘道。

“怎么突然想到要熬姜糖水和凉茶卖呢?读书时候该多用心在读书上,其它事情想得多,做得多,会分心的,书就读不好了!”三娘想了一想,说道。

“不妨事的,娘亲!”卢嘉瑞说道,“如今先生在学堂讲读的书,大多是娘亲以前给孩儿讲解过的,一点都不难,如今孩儿是学堂里最得先生看重的学童,不必担心学业的!”

说罢,卢嘉瑞不无骄傲地笑起来。

“就算学堂里先生教习的书你懂了,你自己也可以多研读一些先生尚未教习的书籍,走在前边。你知道你父亲和全家对你的期望,多用功读书。家里又不缺钱,不需要你为家里挣钱。”三娘说道。

“可是孩儿喜欢做买卖,娘亲说过,做买卖也可以使人变得更聪明的,有时比读死书更管用。”卢嘉瑞说道。

“好了,对你自己受用的话你就记得牢,娘亲讲过的其他话不见你记得这等清楚!”三娘松了口,说道,“你想怎么做,说给娘亲听听。”

于是,卢嘉瑞便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只是对于这买卖是自己做还是与几个伙伴合伙做,他有些想不好。讲完了做买卖的想法后,卢嘉瑞问三娘道:

“娘亲,这姜糖水和凉茶的秘方都是我家的,熬制也不需要太多的本钱,孩儿自己操办都可以了,您说要不要拉卢嘉恭、柴荣他们几个玩伴入伙呢?”

“方才你说这主意还是卢嘉恭首先想到的,如若你自己弄出来做起买卖,那这卢嘉恭会怎么说你,怎么想你呢?”三娘反问道,不等卢嘉瑞接茬,三娘又继续说道,“你这么一来,卢嘉恭心有怨气,就会在学堂,在同学中间,在镇上,到处说你的坏话,你将如何处?”

“嗯,娘亲说得有道理,还是与卢嘉恭合伙做好了。”卢嘉瑞说道。

“那还不行,你干脆将几个玩伴都拉入伙,一起做好了,就像撸鱼这买卖一般,一起做嘛!”三娘说道,“你想想看,正如你方才说的,这事情缘由起于你与卢嘉恭打赌,大伙都知道的,本来就想着大伙一起做的,你如只与卢嘉恭合伙做,人家会觉得撸鱼这等费力麻烦的买卖就跟他们做,轻松不费力的就不跟他们合伙,得罪其他三个,又何必呢?”

“嗯,娘亲说的对,孩儿想通了,依然五个玩伴一起合伙做好了,不拘赚不赚钱的。”卢嘉瑞说道。

“这就对了,家里不要你赚钱拿回家,你在外边能带领这几个伙伴做些有益的事情,不必计较赚不赚钱。你是头儿,关键要他们乐意跟着你做事,往后长大了,你才会有出息!”三娘说道。

“谢谢娘亲!孩儿全明白了,得人心重于赚到钱!”卢嘉瑞高兴地说道。

于是,在一日下午放学后,卢嘉瑞把几个伙伴召集到学堂外地坪上,让大家商议糖茶买卖的事。

“我和卢嘉恭打赌,让他想个能赚钱的法子,他还真想出一个来了。我觉得可以,现在让他自己说说,看看大伙觉得怎么样,行的话,咱们就一起干。”卢嘉瑞说道。

“其实也不算什么赚大钱的法子,就是上次暴风雨后俺们撸鱼时大伙都弄湿了衣裳,俺和卢永义第二天就害寒热病了。大哥让他们家丫头曲儿给俺们送来一壶姜糖水喝,俺喝了感觉很管用,喝了那姜糖水感觉就都好了。俺问卢永义,他也是这样。俺想这姜糖水既然这么管用,能祛风驱寒暖身,何不熬来卖呢?”卢嘉恭说道。

“这主意不错,俺第一个赞同。这姜糖水的确很管用的,味道还不错呢!”卢永义说道。

“你们两个都这么说,那俺也觉得可以。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这买卖可以做的。这材料本钱不会很多吧?”柴荣附和着说道,他还想到本钱的问题。

“既然大伙都赞成,咱们就一起再做这档子买卖。天气冷下去,撸到的鱼也越来越少了,又起手新的买卖,也不必靠天吃饭。虽然赚头不会很多,慢慢来也不错,有点事情做,赚一点是一点。”卢嘉瑞说道。

“我想,去年我读书嗓门哑了时喝的凉茶,有清音利咽败火的功效,感觉也很神的。这次不如就一起如法炮制熬来卖,多一样东西卖多一份钱收。”不等别人插话,卢嘉瑞接着说。

“那这样,咱们是在街边摆个摊呢还是找个小铺子卖?”卢永义问道。

“找个铺子做好了,又要熬制又要桌子板凳的,有铺子也能遮风挡雨,马上就要到冬天了,总不能叫人站在冷风雨雪中喝茶喝汤吧?”卢嘉恭说道。

“我倒觉得先不要租房子,咱们只是集市日开卖,租了房子等于日日都要付租金,划不来。而且这两样东西是不是好卖,要卖了才知道,不是咱们觉得好就好卖的。等到真正好卖了,再租个房子卖也不迟。一碗茶,一碗汤的,就在街边喝也可以的嘛。”卢嘉瑞说道。

“俺觉得大哥说的有道理,先不要租房子。”柴荣附和道。

“那怎么熬制呢?在哪里熬?”卢永义问道。

“卢嘉理家就在集市旁边,还是在卢嘉理家熬制好了。这两味汤茶是我家祖传秘方,材料配比有讲究,那材料就由我来买好配好,在集市日前一日拿到卢嘉理家,他们家熬制,集市日抬到街上一边慢火熬,一边卖。”卢嘉瑞说道,看着大伙听得认真,他又继续又说道,“铁锅、碗、板凳、桌子杂物都买新的,收摊后放在卢嘉理家,烧的柴火也给算回钱。”

“谁来卖呢?总不能等到俺们放学才搬出来吧?又不是卖鱼。”卢嘉恭疑问道。

“这个我也还没想好,你们先说说看。”卢嘉瑞说道。

“要雇一个人来做这事就得出一份工钱啊!”柴荣说道,他对涉及本钱的事情总是想得很周到。

“是啊,不出工钱,谁来做呢?”卢嘉瑞说道。

“那这样吧,让俺奶奶来看摊卖好了,她会收钱的。”卢嘉理说道,“给不给工钱也没关系,反正她有空。”

“这倒是好,可是要抬那些大锅的汤茶,又要搬这些板凳桌子,你奶奶一个人怎么能做得来?”卢永义说道。

“上午搬出来时俺父亲母亲帮忙搬,下午收回去时俺们就一起来搬,怎么样?”卢嘉理说道。

“这样你父亲母亲都帮忙干活了,怎么好不给一点工钱呢?这样吧,每天给你们三十文工钱连同柴火钱,卖得多的话再加,大伙看怎么样?”卢嘉瑞说道,想得也很周到。

大伙都同意了卢嘉瑞的提议。

然后就分头准备,这次不是卢嘉瑞垫款了,大家每人先交了一百五十文共计收得七百五十文做本钱,然后大家一起买桌子板凳、茶碗汤勺、铁锅大瓢。

卢嘉瑞负责买药材、老姜、糖酒并按分量配好,一切置办好都送到卢嘉理家,前一日晚上就准备妥当,下一个集市日,汤茶摊就开出来了。

由于卖鱼赚钱的甜头,卢嘉理家里人都很积极,一大早就张罗着将东西搬到街边,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把汤茶摊铺开。卢嘉理祖母虽然年近六旬,但耳聪目明,心情畅快,做起事来乐颠颠的。她高兴的是,没想到自己年近古稀才头一回做买卖。

然而,汤茶摊的生意并不像预想的那么好。下午学堂放学后,几个小伙伴们到汤茶摊上去看,奶奶说来看的人多,喝的人少,总共姜糖水卖了二十多碗,凉茶卖了十多碗。

“头一日能卖得这么多也不错了。别人都不知道这东西嘛!”卢嘉瑞说。

“是啊,万事开头难,慢慢会好起来的。”奶奶说道。

“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会亏本的,那怎么办?”卢嘉理说道。

“好东西也要吆喝,让别人都知道,然后才来尝尝。”卢嘉恭说道。

“卢嘉恭这话有道理,你们就吆喝一阵,大伙都要一样的吆喝,声势才会壮大。姜糖水就这样喊——‘姜糖水咧,乡亲们来尝尝姜糖水,祛风驱寒暖身,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咧,只卖三文钱一碗’;凉茶就这样喊——‘凉茶咧,乡亲们来喝喝凉茶,清音利嗓败火,只卖两文钱一碗’。往后,咱们放学后都来吆喝一阵,让赶集的人都知道这汤茶的功效,尝试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我想,还要找根竹子或者木棍,上钉一块木板,木板面写上‘姜糖水,祛风驱寒暖身;凉茶,清音利嗓败火’两行字,就插在汤茶摊边上,做招牌,让路过的人都看见。柴荣,你家做木工的,这招牌的事就由你去弄好,我来写字也行。”卢嘉瑞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通。

“行,我下次回家时保证将招牌弄来。”柴荣应道。

卢嘉瑞说完,卢嘉恭、柴荣、卢永义和卢嘉理几个,就在摊子边上吆喝起来。

“姜糖水咧,乡亲们来尝尝姜糖水,祛风驱寒暖身,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咧,只卖三文钱一碗!”卢嘉恭的嗓门依然是最大的,喊得最响,这卖汤茶也是他出的主意,自然也最卖力。

“凉茶咧,乡亲们来喝喝凉茶,清音利嗓败火,只卖两文钱一碗!”卢永义和柴荣声音斯文一些,一同喊。

卢嘉理也站在街边,拉扯路过的人,嘴里不断的念叨:

“来试一试,来吧,尝尝……”

经过几个小伙伴这么吆喝,真的不少的路人围过来看,尝试的人也多了起来。奶奶可是乐呵起来,让着客人们在桌边凳子坐下,不停的盛汤、盛茶,高兴得不在话下。

随着秋天的深入,冬天的气氛日浓。鱼儿似乎都躲了起来,就算隔两三个集市日去撸一次鱼,收获也不多了。三头溪口的渔场似乎没有了什么鱼,但他们也没有找到别的可以撸鱼的地方。

好在汤茶摊的买卖经过几个小伙伴们几次的吆喝造势,每次摆摊时将招牌挂起来,知道的人多了,慢慢地好了起来,虽然不能赚到很多钱,但还是有所收益,总算有一个不错的稳定的买卖。

随着喝的人多了,天气又渐渐变得更冷,寒风开始慢慢凄厉起来。卢嘉瑞与伙伴们合计一番,租了一间临街的铺子来熬姜糖水和凉茶卖,不管是不是集市日,日日都熬制开卖,反正也不必搬动桌椅板凳与锅碗瓢勺,做起安稳买卖来。

深秋至初冬时节,大地泛黄,花谢叶落,一些树木秃了枝丫,四围景物蒙上一片灰茫茫的色调。

秋风像一把犀利的刀子,一层一层削落着山岭田野的姿彩,使大地渐渐归于混沌的深沉。在冷风日长,寒意日增之中,一向喧嚣热闹的溪头镇也日见平静。

村镇上人们收完山岭田野上的庄稼瓜果等各式农产,晾干入仓储藏起来,然后或播冬麦种冬菜,或犁翻田地晾晒休养过冬,忙完这些,人们也就稍稍安淡一些,好过上几日悠闲些儿的日子了。

这日下午,从学堂放学出来,卢嘉瑞和卢嘉恭、柴荣等几个玩伴们到汤茶铺去看了一会,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便就各自回了家。

卢嘉瑞回到房中,想明日是二十,不必上学堂,闲来无事,时下风大,莫若就趁空糊个大纸鸢,好明日去放飞。

于是,卢嘉瑞就跑到宅院边上竹林里,找到几根干枯的竹子,拿回来破开,又花了一个多时辰,经过一番修截拼扎,扎成个大大的蝴蝶形状的纸鸢架子。卢嘉瑞又再到厨下弄了些米糊,将宣纸糊在竹子架上,再把原来的那个小纸鸢上的线转子解开,将线头结到蝴蝶纸鸢竹架上,一个大大的蝴蝶纸鸢便做好了。

看着自己的杰作,卢嘉瑞不禁得意地笑笑,自言自语说道:

“嗯,不错,像极了,只不知飞不飞得起来哩!”

卢嘉瑞拿起纸鸢左看看右看看,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噢,还得加上尾巴,飞在天上的蝴蝶要拽着尾巴才好看。”卢嘉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剪了两片纸,贴在蝴蝶尾部。

贴好蝴蝶尾巴,卢嘉瑞又将纸鸢拿起来,看了又看,仔细凝视一番,总还是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却想不出来。

于是,他便放下纸鸢,坐到椅子上,想着拿本书来看看,不想眼睛却不自觉地闭上,便也就闭目养神了。

这时卢嘉瑞却想到了扣儿,想明日如何叫上扣儿一起去放纸鸢。他想象着与扣儿一起放纸鸢的开心快乐的场景。哦,对了,扣儿一定喜欢给纸鸢画上彩画,五颜六色的,在天上飞来飞去,相比就灰黄灰黄的一个颜色的沉闷,当然鲜活好看多了!

不如现在就找来彩笔,画上图案,明日找来扣儿,就好去放飞了!

卢嘉瑞是个行事干脆果断之人,想到了就要做好。他于是就站起来,要去找彩笔。

可是他转而一想,不行,最好到时叫扣儿过来,问扣儿喜欢画什么画儿在上面才觉得好看,然后一起画,那更妙!

想到这,卢嘉瑞又停住了,干脆倒头到床上,闭上眼睛要睡一会。他脑子却不让他安淡,一刻不停的想着,明日找什么借口向二娘叫扣儿出来放纸鸢。他又想,如若扣儿不肯出来又该如何说服她,如若纸鸢飞不起来又该如何修整,如若明日没有风,纸鸢飞不高怎么办,如若明日下雨放不得纸鸢又该如何……

卢嘉瑞正在不停地想这想那的时候,忽然听到邱福就站在床前叫道:

“少爷,吃晚饭咯!”

卢嘉瑞猛然回过神来,责怪邱福道:

“你干嘛叫这等大声,吓我一跳,以为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呢!”

“没有啊,少爷,俺只是好声好气的叫少爷吃晚饭而已,也没有大声叫喊呢!”邱福辩解道。

“少辩解,你都惊吓到我了,还说不大声!”卢嘉瑞说道,“好了,吃晚饭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