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许愿与撸鱼(下)

第八回游县城少年墙头发愿逢暴雨同学溪口撸鱼(下)

高兴地上县城玩了一趟,把渔网买了回来,但卢嘉恭他们几个还是满腹狐疑,也还是不十分清楚到底怎么捕到鱼?怎么赚钱?

卢嘉瑞却自有他的一套。他让卢嘉恭他们准备好五根干的竹子,三根丈余两丈长,一根四五尺长,一根越长越好,最好枝丫未裁剪掉的,然后再准备些麻绳。

“到底能不能捕到鱼,怎么捕法,怎么赚得到钱啊?一点也搞不懂,叫俺们准备这些东西干什么用也不说,真不知搞的什么名堂。”卢嘉恭还是那样,嘴巴长脑子短,有什么事总是先扯开嗓门嚷嚷一通。

“是啊,挺奇怪的,准备这些东西干什么用嘛,还神秘兮兮的不肯说明,是不是怕说出来见笑呢?”卢嘉理一向不轻易表明态度,这回好像也充满疑惑,不禁说了出来。

“俺向来都相信大哥是有办法的,但就是想不出来准备这些东西跟捕鱼有什么干系,也许俺们真的都很笨。”柴荣加上说道。

“你们放心好了,这事是一定会干的,不管成不成,俺们跟着做就好了。大哥出了那么多钱置办渔网,又带大伙到县城去玩一通,不干不就亏大了吗?”卢永义最了解卢嘉瑞,他肯定地说道。

“就是嘛,不管怎的,俺们都去县城玩它一趟了,大哥也够意思的。”卢嘉恭接口道,“但要是干不成,没赚到钱,亏了大哥的钱,也是可惜的。”

但准备好这些东西后好几天还是不见动静,中间都又过去两个集市日了,问卢嘉瑞什么时候可以去捕鱼,卢嘉瑞依然只是说等着。真是怪磨人的,且不说卢嘉恭、卢嘉理,就是柴荣、卢永义,大伙都想干点事情的,一方面是有尝试干事的新奇,一方面是有赚钱的冲动。但准备多时,而付诸行动这一日却迟迟未见到来,怎不心焦?

“等下放学后,咱们去先去学会浮水吧?如若不熟悉水性,到时去撸鱼,万一掉河里怎么办?”一日,在下午课间放风时,几个玩伴聚在院子里说笑,卢嘉瑞说道,“反正如今天时炎热,水里玩玩,也凉快凉快。”

“大哥的主意不错,只是我早已学会了浮水,放学我还是早点回家去帮忙干点活,你们去玩吧!”柴荣说道。

“俺和卢永义都会浮水的,就大哥和卢嘉理不会,俺们两个陪你们去学浮水,俺们可以教你们两个。嘿,不想俺可以当一回先生呢!”卢嘉恭说道。

“其实学浮水很容易的,大胆就可以。”卢永义说道,“玩水很有趣哩!”

就这么说定了,下午放学后,卢嘉瑞、卢嘉恭、卢嘉理和卢永义四个来到镇北边一个水潭。

这个水潭是北山上流过来的溪流积水而成,有两三亩阔。水潭上落水的地方很深,向外散开出去,慢慢就变得平缓浅水。这时,尽管日头已西偏,这盛夏的炎热一点都没有减退。潭水很清冽,在日光的照射之下,隐约见底,一股凉意跃然欲出。

几个玩伴看看周遭都没人,便脱光了衣衫。卢嘉恭和卢永义跑几步到水潭边上稍高处,“噗通!”,“噗通!”就跳进潭里。

卢嘉瑞和卢嘉理则脱了衣衫,从平滩慢走进水潭,走到水没到胸口地方就停住了,只敢在那里泡水。

卢嘉恭和卢永义游玩了半晌,再游回过来,对付卢嘉瑞和卢嘉理,教他们浮水之法。

“要学会浮水,就必要先学会憋气,你们两个先学憋气吧!”卢嘉恭说道,“好,俺发令,俺一叫开始,你们两个就蹲下,将头没到水中,屏住不要呼气也不要吸气,看能憋多久!记住,尽量憋,憋得越久,就能越快学会!”

卢嘉瑞和卢嘉理看着卢嘉恭和卢永义,说道:

“好,就听你的!”

“准备好,开始!”卢嘉恭发令道。

于是,卢嘉瑞和卢嘉理一起蹲下沉入水中。卢嘉瑞在水中憋着,忍啊忍的,不多久他在水里就听到旁边的卢永义哗啦一声,出了水面,卢嘉瑞继续忍,觉得还可以憋下去。当卢嘉瑞实在憋不住,一冲而出,站了起来。

“大哥憋气比卢嘉理久了很多,肯定比卢嘉理更快学会浮水。”卢嘉恭说道。

卢嘉瑞一下高兴起来。在卢嘉恭的监督下,卢嘉瑞和卢嘉理一道又练习了几次。卢嘉瑞能憋气的越来越久,而卢嘉理却并未因练习次数多了憋得更久些。于是卢嘉恭对卢嘉理说道:

“俺来教你憋气,你准备好啦!”

卢嘉恭说毕,就让卢嘉理没入水中,半晌过去,卢嘉恭过去一把将卢嘉理死死的按住,不让起来,又憋了一会,卢嘉理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卢嘉恭偏按住不放,卢永义急忙说道:

“卢嘉恭快放他起来,否则卢嘉理会喝水的!”

“不打紧,不喝点水,学不会的!”卢嘉恭说,又按了好一会,卢嘉理挣扎得不行,才放卢嘉理起来。

卢嘉理一冲出水面,对卢嘉恭就是一推,怒道:

“你要憋死俺啊?吃了好多水!”

“就是要憋到不行,才尽了你能力!”卢嘉恭说道,“你往后就按这法子忍,你就能憋得越来越长!”

经过几次强制练习,卢嘉瑞和卢嘉理两人都练会了憋气。卢嘉恭教卢嘉瑞练习划水游走,而卢嘉理则由卢永义来教。不过几下子功夫,卢嘉瑞和卢嘉理却都觉得似乎学划水游走比练憋气更容易,觉得已经会浮水了。

“学会了憋气,就不会害怕,本来身子就有些浮着在水面上的,手脚随便向后滑动,就会游到前面去。”卢嘉恭说道,“浮水一点都不难,只要大胆就能游走!”

经过约莫一个时辰的教练,卢嘉瑞和卢嘉理就能自己游走了,四人便各自游着玩耍。开始时,卢嘉瑞和卢嘉理还只在浅水地方游,渐渐地感觉得很自如了,不知不觉中就远游到深水处。

正当卢嘉恭和卢永义游到落水地方,去那小瀑布底下玩耍,回头看时,却只见卢嘉瑞在水面上游,不见了卢嘉理,便大声问道:

“大哥,卢嘉理呢?怎的不见人了?”

“方才就在那边游的呢!”卢嘉瑞用双脚踢水,一手划水,举出一手来指指,说道。

一会,只见卢嘉瑞指过去的地方,卢嘉理浮出水面挣扎,一会又沉下去。

“不好了,卢嘉理不行了!快游过去!”卢嘉恭对卢永义说道。

两人赶忙一齐奋力向卢嘉理游去。两人游到卢嘉理处后,卢嘉恭沉到水底将卢嘉理往上托起,卢永义在上面拉。两人一齐将卢嘉理弄到浅水地方,卢嘉理已经晕厥过去。

三人把卢嘉理抬到岸上,一看卢嘉理肚子鼓得高高的,浑身都发软了,眼睛眯着,有气无力的样子。

“怕是喝进了不少的水,得先把她肚子里的水给挤出来再说。”卢嘉恭说道。

“你有力,你把他两腿抓着,让他肚子对着你的背,头向地,倒背着大步走一段,水就会倒出来了。”卢永义说道,“我曾听我爹说过这法子。”

于是,卢嘉瑞和卢永义就把卢嘉理架起来,放卢嘉恭背上,让卢嘉恭倒背着走,卢永义则跟着,托着卢嘉理的头。

不多一会,卢嘉理口中便“哗哗哗”的直吐水,吐了好一阵,渐渐吐完了,卢嘉恭才放卢嘉理下来。

卢嘉恭又坐到一块石头上,躬着两腿,卢嘉瑞和卢永义再将卢嘉理抬过来,将卢嘉理的肚子卡在卢嘉恭的腿上,再从背上用力按压,压得卢嘉理肚子里边水又流出不少,饭菜残渣也跟着呕了出来,方才将卢嘉理翻过来,让他平躺在地上。

卢嘉理在地上静躺了许久,呼吸心气渐渐恢复了正常,一时间睁大了眼睛,看着几个玩伴,问道:

“俺怎么啦?你们为啥这般看着俺?”

“没什么,咱们在比试看谁的命根子粗大哩!”卢嘉瑞笑着说道。卢嘉瑞说罢,三人便都一齐盯着卢嘉理的命根子。

“你们的命根子不是也亮着么?怎的就都光盯着看俺的?”卢嘉理坐起来,说道。

“你的命根子特别啊,缩成个小乌龟了!”卢嘉恭说道。

“好了,今日就算学会了浮水,咱们洗净身子,再晒晒日头,晾干了,就穿衣回家吧!”卢嘉瑞说道。

于是,四人就有又下水,把身子洗洗,然后上岸,一边闲聊说笑,等身子晾晒风干,就穿好衣衫,回家去。

卢嘉瑞、卢嘉理学会了浮水,下午放学后就时不时与卢嘉恭、卢永义相约一齐到水潭去浮水玩耍,有时柴荣也加入进来。

在这炎热的夏日,浮水确实是难得的好玩又有趣的乐事。在游玩中,卢嘉瑞与卢嘉理的浮水技能便越来越娴熟了。

一日下午,刚开始上课时就突然天降大雨,这是溪头镇好长一段时间以来的首次大雨了。这雨来得突然迅猛,雨水大,时间也长。狂风卷着大雨一阵阵袭来,疯狂地翻腾,蹂躏着窗外的树林,噼噼啪啪、哇哇啦啦地敲打在屋顶上,风声掺杂着雨声,呼啸追逐,似乎要整个大地为之臣服。

余先生开始还镇定地继续讲课,但他不知道学生们已经被大雨搞得既兴奋又担心,对他讲什么已经心不在焉,且风雨轰天响,他讲的话也不大听得清。雨水借着风威不断穿透学堂窗门木板的缝隙,理直气壮地流到课堂地面上。猛烈的风还掀开屋顶瓦片更多更宽的缝隙,甚至扩大成光亮的天窗,雨点就直截了当地洒落在课桌上和地上。开始时,以为拿些瓢盆碗罐能抵挡一番,但好一阵忙乱之后,最终的结果是先生和同学们都只能撤离到不漏雨的地方,任由课堂变成一个小小泽国。

这豪雨足足下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停下来,雨止时就是该放学的时候了。余先生到外面看看天色,确认雨停止了,就让学童们都回家去,自己和老伴则慢慢来收拾课堂的残局。

这时,卢嘉瑞激动起来,一出学堂门口就马上把几个小伙伴纠集过来,宣布道:

“时机到了,我们现在马上去捕鱼!卢嘉恭和柴荣去拿竹竿和麻绳,卢嘉理、卢永义跟我到我家去拿渔网和装鱼的木桶。等下到三头溪口会齐,快点啊!”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起来,尽管天还下着零星的小雨点,地上各处浊水横流,走起来鞋子裤子都湿掉,但终于要干这筹划已久的事了,还是让他们都觉得很兴奋,步子也跑得飞快。

三头溪是槐香河的一条小支流,虽然不大,丈余宽,但由于源头来自镇北边高山上的泉水,常年有活水流动。流入槐香河的入口处是一段三十几丈长的水势平缓的溪口,之前则是一个小山坡,水从坡顶落下就流成一个瀑布,瀑布冲积下面成就了一个小水潭,而坡顶上一条小路经过,一座石拱桥跨越溪流之上。

卢嘉瑞和卢永义、卢嘉理抬着渔网,拿着木桶来到溪口时,卢嘉恭和柴荣已经等在那里了。

于是,卢嘉瑞指挥大伙动手把渔网绑到竹竿上,短的一根在下,长的一根在上,扎成口字形,然后再将两条长竹竿的一端扎牢在短竹竿的两端,形成一个可以在河里兜捞的大口袋。

然后,卢嘉瑞对大伙说道:

“现在好了,我和卢永义在这边,柴荣和卢嘉理跑对面去,然后我们一起将这‘大口袋’在溪口处插入水中,我和柴荣拿横着的竹竿,卢永义和卢嘉理各拿着一条连接短竹竿的长竹竿,然后我们一起快快地向水潭那头跑去,将这段溪流里的鱼都撸到渔网里去。你们撸的时候要将短竹竿尽量往水底顶,不要让鱼漏网了,但也不能顶到底,那样走不动。我们还要尽量快一点,不要让鱼跑了。”

“说半天,俺做什么?”卢嘉恭没听见说到他,以为卢嘉瑞漏了他的存在,急死了。

“你嘛,力气大,就拿着这根有叉丫的竹竿到水潭那边捣鼓,用力捣,把鱼都捣鼓跑出来窜到我们的‘大口袋’里。”卢嘉瑞对卢嘉恭说道,“我们这边把‘大口袋’放进水里你就开始捣,动静越大越好,这回看你有没有神力了!”

“大伙都明白没有?”卢嘉瑞要确保每个人都真正理解每个环节的意图和目的。

“明白了。”大伙说道。

“好,马上干吧!”卢嘉瑞一声令下,大家就立刻行动起来。

柴荣和卢嘉理跑到坡顶上,过了桥,再跑到对面溪口入河处,卢嘉瑞和卢永义一起抬着长竹竿伸到对面给柴荣和卢嘉理接着,再将撑着底下短杆的一条长竿抛过去,然后四个一起将‘大口袋’插入溪口,刚好合适,把溪流水面封满。

这时卢嘉恭已经拿着竹竿在水潭那边用力捣鼓起来了。

“准备,走啊!”卢嘉瑞喊一声,大伙就快速向前推过去,由于刚下大暴雨,水流湍急,阻力不少,但少年伙伴们的一股冲劲爆发了出来,努力向前推进。

“你们快点啊,俺这边鱼都赶过去了!这么没力气,要不要换换手啊?”卢嘉恭在那边调侃地喊道。

“快点吧,弟兄们!不要理那边那个疯子。”卢永义说道。

终于推进到水潭那边。

“卢嘉恭,你跳进水潭去,捣鼓一番!”卢嘉瑞叫道。

“噗通!”卢嘉恭却真的跳进那小水潭,手脚并用的翻腾起浪。

“你们赶紧将底边收起来!”卢嘉瑞又喊道。

于是,卢永义和卢嘉理将底边拉将起来,并往坡上走上去,渔网从卢嘉恭头上盖过去往上拖,然后卢嘉瑞和柴荣也扛着竹竿爬上坡,四个人一起到坡顶桥上时,已经看到有鱼儿在网兜里跳跃了。

“有鱼在跳,我看到了,唉哟,那鱼!不少!”卢嘉恭还在水潭上看渔网底下,兴奋的高喊道。

于是大伙就在桥上把网兜收上去,越来越重,网到的鱼真不算少,装了大半桶,什么样的鱼都有,名字也叫不出来。

大伙开心极了,就要回去。但卢嘉瑞叫住,又在溪边玩耍了约莫半个时辰,又依样画葫芦再撸了一次,又撸到了不少,装得差不多满一桶,才收拾家伙抬回去。

“卢嘉瑞,你真有点神算似的,怎么选的这个时间来捕鱼的,一出手就撸到这么多,真的服了你了。”卢嘉恭这会是真心佩服卢嘉瑞的聪明,恭维道。

“我去问过渔夫的,天下雨时地上的东西冲到水中,鱼会趁水从深处游上来找吃的东西,所以在雨天有水流入的地方鱼比较多。前些天一直等,就是为等下雨。如果不下雨,万一捕不到鱼你们就会觉得这事做不了,所以我第一次捕鱼就等天下雨,保证成功。”卢嘉瑞一口气说道。

“捕鱼还有这么多讲究。”卢永义说道。

“当然了,前两日我还跑来看过这里的地形水势呢!你以为就这么容易啊?”卢嘉瑞不无得意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俺们把这鱼分来吃了?”卢嘉恭说道。

“你就想着吃,咱们这是做买卖。后日是集市日,拿到集市上去卖钱的。”卢嘉瑞道,“我买渔网的钱还要靠它呢!”

“捕来这么多鱼,自己都不能吃上,看着眼馋呢!”卢嘉理说道。

“那就每人分一条吃吧,怎么样?”卢嘉瑞提议道。

大家当然同意,当晚可以尝到鱼的鲜美了,想着就美。

正说得高兴处,抬鱼桶的柴荣一不留神摔了一跤,整个身体倒在田埂边一片浅水坑里,鱼桶也倒下了。一起抬鱼桶的卢嘉恭急忙抓牢鱼桶,几尾鱼已趁势逃了出来。好在水坑很浅,堵牢决口鱼就跑不了,但要徒手抓住这些滑溜的精灵也很是不容易。

“赶紧抓回来啊,今晚分的就这几条,抓不回来就没得吃!”卢嘉瑞说道。

大伙使出浑身解数追逐捉拿,经过好长时间,鱼都逃到累了时,终于全部都抓回来了,而大伙的衣衫也都已湿透透,狼狈不堪了。

由于卢嘉理家离集市最近,卢嘉瑞让将鱼桶就抬到卢嘉理家去。

卢嘉瑞对卢嘉理说道:

“找个大缸放鱼,多放些水,没有大缸,就多分一个桶来放,让鱼活着,才更好卖。”

于是,卢嘉瑞、卢永义每人拿一尾中等大小的鱼,抬着渔网和竹竿朝卢嘉瑞家走去,卢嘉恭和柴荣抬着鱼桶跟着卢嘉理回家去。卢嘉瑞吩咐道:

“你们要拿条中等大小的鱼,大的好卖,不能拿去吃了,要记住咱们是初次做买卖,留好的拿去卖。卢嘉理,你等下记得拿一尾给余先生送去,让先生也尝尝。”

“干吗要给余先生鱼啊?你不是也不喜欢他吗?”卢嘉恭惊讶地问道,柴荣与卢嘉理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到底卢嘉瑞为何要给余先生送鱼呢?他们又怎么将鱼卖钱呢?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