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许愿与撸鱼(上)

第八回游县城少年墙头发愿逢暴雨同学溪口撸鱼(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瑞跟家里约定了,每月给他八十文的杂用钱,十分高兴。他想以后花钱不必每次都开口去问来,也不用说怎么花的了。他喜欢这种没有约束的自在。

卢嘉瑞虽然有了钱,但那天晚饭桌上父母亲们的话还是让他在花钱时有些敛手,至少一段时间内是这样的。有时,他会推托有事不去集市,不像以往那样几乎每个集市日都去逛去玩了。有人说要回家不去他也不再劝了,请客吃东西时他也尽量挑些便宜的。

但这小气劲终究不是卢嘉瑞的心性。他觉得钱就是拿来花的,况且杂用钱嘛,不就是杂七杂八地花掉的吗?现在他除了跟这帮小伙伴吃喝,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于是,敛手也就不长的一段时间而已,渐渐地一切恢复了常态。

倒是有一件事情始终在卢嘉瑞的脑子里打转,这就是想个什么办法赚点钱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如金钱对他有多重要,而是他觉得自己要与众不同。读书对他来说只是读着玩,尽管他知道父母亲多么盼望他能通过读书上进有出身,但他觉得赚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不想埋头苦读书,同时也认为埋头苦读也不会就能出头。在他看来,赚钱比读书要容易得多,看看集市上做买卖营生的人,就知道做买卖赚钱并不难。做买卖赚钱,博得富贵,自在快活过一世,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要证明自己有做买卖的能耐,就要早早地显露出来,不是给别人看,而是给自己看,给自己将来设想的一个肯定。况且他还跟卢嘉恭打了赌呢?

浑浑噩噩中又过去了三个月,酷热的盛夏也早已经过去,初秋的凉意开始袭来。这段时间虽然时不时也去逛集市,但卢嘉瑞请吃请喝的时候少了许多。卢嘉恭撺掇去赌屋,卢嘉瑞也坚决不去。

卢嘉瑞想着赚钱的办法,他知道无论做什么都毫无例外地需要本钱,而其他几个是无法指望的。他也不能以要做买卖为由再向家里要——那是肯定不会得到同意的,父母们会说他只需要认真读书。

所以卢嘉瑞努力抓紧钱袋,减少开销,为可能要做的买卖积攒一点本钱。

在最近一次逛集市时,卢嘉瑞走到一个卖鱼的小摊前停下来,问卖鱼的大叔,鱼是从哪里捉来的。大叔说就是在镇前的河里撒网捞来的。卢嘉瑞就问河里鱼多不多,大叔说还不错,他每个集市日都能捞到些来卖。

于是,卢嘉瑞就逛到杂货铺去,叫卢嘉恭和卢永义在外面等,他进去问有没有渔网卖?杂货铺小二说没有,不过告诉卢嘉瑞,这种东西可能要到县城才有,并说了在县城什么地方可以买得到。

卢嘉瑞回头对跟来逛的卢嘉恭和卢永义说道:

“我想到一个赚钱的法子了!”

“什么法子?能赚钱?”卢嘉恭以最快的速度追问道。

“但有点麻烦,要到县城去一趟才行,要买点用具,这里集市上没有的。”卢嘉瑞说道。

“可是俺们都没去过县城,要跟着大人们去吧?否则怎么敢去呢?”卢永义说道。

“嗨,去县城有什么不敢的,俺们不都已经是大人了吗?只是怎么回事要说清楚,怎么赚钱?”卢嘉恭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俺不是不敢去,只怕家里人不准去。”卢永义说道。

“为什么要告诉家里人呢?俺们不是逢初一、初十、二十放假吗?就跟家里说伙伴们一起到山上采蘑菇玩,俺们结伙一起去县城不就得了!三四十里地的路,也就走个把时辰就到了。”

“县城我去年去过的,挺热闹,很多的店铺,那时正是庙会,是很好玩的。”卢嘉瑞说道,这时他想到了去年打架的事情,继续说道,“去倒没什么可怕的,但毕竟不熟的地方,小心一点别惹事就是了。”

“俺们也跟着大哥去县城看看,开开眼界,逛逛而已,能惹什么事?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卢嘉恭极力促成,情绪踊跃。

“卢永义,你觉得怎么样?不想去也成,到时再跟卢嘉理、柴荣说一下,想去的就一起去看看,不想去的也不勉强。”卢嘉瑞说道。

“去就去,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俺们跟定去就是了。”卢永义说道。

“你还没说要买什么,怎么赚钱呢?”这时卢嘉恭才忽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刚才我们去过卖鱼的摊,那鱼都是在镇前河里捕来的,所以我想我们也可以去买渔网,几个人合力捕鱼来卖。但这里没有渔网,县城才有卖。”卢嘉瑞说道。

“捕鱼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有船,还要会捕才行。河上也危险,要掉河里那就惨了。”卢永义说道。

“你不听那渔夫说了吗?这河里鱼挺多的,每次集市他都能捕到不少来卖。我们也可以的嘛。”卢嘉瑞说道。

“当然,我想的不是到大河中去撒网捕捞,而是到那些分叉来的溪流上捕捉,不用船的。”见他们两个不说话,卢嘉瑞继续说道。

“那就这么干吧。大后日是二十,俺们就去县城怎么样?”卢嘉恭说道。

“好,我们就大后日一早出发去县城。”卢嘉瑞说道。

卢嘉瑞这两天神叨叨的神色终于瞒不过三娘敏锐的眼睛,他只好如实跟三娘说了心中所想。令卢嘉瑞意想不到的是,三娘居然并不反对他带领这帮小伙伴们去县城,更支持他的赚钱计划,只是叮嘱他注意安全,不要惹事生非。三娘甚至还替他去跟父亲做了说项,让邱福赶马车送他们去,私下里又塞给他五百文钱。

卢嘉瑞当下就给三娘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娘亲,您真是孩儿的好娘亲,孩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傻孩子,哪个娘亲不疼自己孩子的?快起来吧!”三娘说道,“你要记住,你父亲、大娘、二娘他们也一样疼你,谁叫你是我们家独苗宝贝呢?全家都指望着你,只是他们没有为娘这么知道你的心思罢了!”

三娘说的确实是个大实话,卢家上下都视卢嘉瑞为珍宝和未来的依靠,疼爱是一致的。卢嘉瑞最知心的当然是三娘,不但因为三娘是亲生的,自小带在身边的时候更多些,更因为曾亲自教他识字读书以及对他日常生活的管教。卢嘉瑞的言行举动甚至神态气色,三娘都能看透几分。三娘虽为女儿身,但身世经历甚为曲折复杂,书读了不少,颇有文人气质,世面又见得多,眼界胸襟远非大娘二娘可比,就是对卢永茂而言,三娘的才学处事也尽可不遑多让——卢永茂处事就常常要征求三娘的意见。

三娘深知卢嘉瑞对读书出身并没有什么天赋和兴趣,虽然人聪明机灵,但就不是读书考取功名的料,只不过也不好跟其他人包括卢永茂说穿。

管教督促卢嘉瑞读书,不过是三娘以为在尽自己作为娘亲的本分。三娘也约略看出卢嘉瑞不是个很安分的人,守住这家业似乎不是卢嘉瑞的愿望,她也想不出来卢嘉瑞的将来会是怎么样地过。所以当她听到卢嘉瑞有做买卖出头的想法时,先是有些吃惊于卢嘉瑞还这么小的时候就确立了这样的志向,再就是赞赏卢嘉瑞敢想敢干就要去尝试。

三娘于是感到了安慰,做买卖营生对她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事了。她年轻时接触的、耳闻目睹的无非是商人文士官员之流,以及他们的权钱货物买卖交易之事。往事虽有不堪,但仍多有快慰。

在三娘看来,做个富商巨贾远比困守田亩好过得多,而且也很适合卢嘉瑞的个性和慧根,因而她断定卢嘉瑞会在这方面做得十分出色。所以,在卢嘉瑞要去县城的这个事情上,她是十分支持卢嘉瑞的。当然她考虑得更周详些,让邱福赶车送去,其实也是多一份照应,毕竟这帮少年阅历尚浅,多是初次出远门去县城,有个有经验的人跟着,她才安心些。

翌日,早早吃罢早饭,全家都出来送卢嘉瑞出门,好像要分开很久去很遥远的地方似的。卢永茂、大娘、二娘都千叮嘱万叮嘱,倒是三娘这回说的少些,该说的昨晚和早上起床时候都说了。

卢嘉瑞对着父亲母亲们做个揖,说声“请父亲、娘亲们放心,孩儿走了”,然后就开开心心的上了车。邱福一声“驾”,两匹马儿就拉着车跑起来了。

在镇子路口,卢嘉恭、柴荣、卢嘉理、卢永义都已经在等着了,当马车停在他们傍边,卢嘉瑞招呼他们上车。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欢欣雀跃地争抢上车来。

等小伙伴们都上了车,邱福狠打了马儿一鞭,马车猛然向前飞奔而去,在一阵惊愕声中已经跑得很远了。

那是徽宗崇宁元年秋,十六岁的卢嘉瑞带领小伙伴们一起来到聊城县城游玩。

聊城县城的宏大气势和繁华显然让从未进过城的小伙伴们惊奇、兴奋。终于看到了城市的面目,看到很多从未看到过的东西,让这些在乡村长大的少年们顿生许多莫名的梦想,憧憬着将来到县城来,过着精彩的生活。

是的,城市生活终归是人们的向往,尤其对年轻人,是不可阻挡的梦想。

在城外一处客栈停放好马车后,一伙人就兴高采烈地进城来。穿过高大的城门,就有人提议到城墙上去看看。

在城墙上眺望城外远处,田野、林子、山岭,由近而远逐层铺向看不到头的远方,跟在溪头镇爬到山顶向下瞭望又是完全不同的景致。

转向城内眺望,则是连绵不断的房顶,矮的高的,有飞檐翘壁,有突兀阁楼,中间或直或弯或斜的街道巷子错落其中,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街边店铺林立,人们进进出出,煞是热闹。

一条小河穿城而过,两座石桥或是木桥连接两岸街道,河上有些小船在摇曳穿梭往来,一派繁忙气象。

少年们觉得这就是城市的生活,纷繁热闹,一定十分有趣。

“这条小河就叫聊城河,也不知是县城因为小河得名还是小河因县城得名。”就在城墙上,邱福用手指着,对小伙伴们说道。

“我等将来得到县城里来,在镇上过一辈子没意思。”卢嘉恭说道,他是个有想法即时就说出来的快嘴。

“在城里过是好玩,但要会赚钱,否则怎么过啊?”卢嘉理接上说道。

“赚钱?总会想办法的嘛,先要有点志气好不好?”卢嘉恭有点不满地回应道。

“跟你打赌想赚钱法子这么久,你有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呢?”卢嘉瑞讥讽卢嘉恭道,“你可别说你忘记了啊?我都整天在想呢!如今我想出这个办法了,你呢?”

“俺也一直都在想的,只不过没你聪明,还没想出来嘛!”卢嘉恭气泄了一半。

“卢嘉瑞脑瓜比俺们好用,不过这办法管不管用还不知道呢?等真的赚到钱,做成了买卖才好吹牛。”卢永义有点谨慎,不爱吹嘘。

“我的想法跟你不同,敢想还要敢干,想不到不行,想到了不敢去干更不行,不敢干就算最好的办法都没用。如果怕做不成,都不敢尝试,怎么会成呢?赚钱不是想出来的,是做出来的。”卢嘉瑞反驳道。

“卢嘉瑞说的对。”卢嘉恭说道,对他来说只要有钱赚的事情都能挑起十足的干劲,他补充说道,“就是要去干才能来钱,钱总不能自己滚过来嘛!”

“你们看看,多好的地方,多繁华热闹的城市!聊城县城,有朝一日,我们都生活在这里边,还一起快乐玩耍,不是很好吗?”卢嘉瑞双眼遥看远处,憧憬着,指指点点的对伙伴们说道。

游玩了许久,小伙伴们从城墙上下来,便到街上去逛。

逛街看店铺是小伙伴们最喜欢的事情。不管买不买,不管店铺卖的什么,他们把聊城县城的大街小巷逛个遍,邱福都觉得有些吃不消,少年哥们却都不厌其烦。

但出门前三娘告诫过邱福的,他也只好一直跟着,不好说不能逛那么多。

对少年们来说,这里的街市跟溪头镇的集市大不一样。这里不仅街道宽阔,店铺多,人来人往热闹,就是卖的东西也多得不得了。

这里吃的、穿的、用的、玩的,五花八门,无所不有;脚步声、吆喝声、敲打声、碰撞声,在耳边喧嚣;香味、辣味、甜味、酸味,不时扑鼻而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绿衣、花裙、红袍、白褂等各色衣着人等在眼前纷纷走过。

少年们看得眼花缭乱,就算卢嘉瑞来过一回,也觉得与去年似乎大有不同。

在新奇和兴奋中游逛是不会觉得累的,况且在那些诱人的零食摊点前,卢嘉瑞会叫大伙坐下吃些东西,也好歇息歇息。

在那些玩物摊点或店铺,大家也会停下来拨弄一下那些新奇的玩意。

当然他们也不会错过那些在街上卖艺的地摊,凑上去看一会热闹,虽然他们不会施舍铜钱。

有得吃有得看有得玩,这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怎么会累呢?

这伙少年们有说有笑,一边吃着炸酥饼一边逛。卢嘉恭正回头跟卢永义说话的当儿,“砰”的一声,他再回头看时,一个花裙凤头的妇人被撞倒在地。卢嘉恭也被撞得大大一个趔趄,几乎倒地。

“你个死瞎子,不看路啊,撞倒老娘?”第一时间就听到花裙凤头妇人厉声开骂道,人还在挣扎着爬起来。

“嘿,你这泼妇怎么的说话,你撞了我还骂人?”卢嘉恭向来嘴巴不饶人。

“你不看路先撞的老娘,还嘴硬,你这个死乡巴佬!”花裙凤头定睛看看原来是一群乡下人,还小毛孩的,更来劲了,爬起来就要过来揪打卢嘉恭。

“你想干什么?不讲理,就想打架?”伙伴们围过来,护着卢嘉恭,卢永义开口说道,“俺们可不怕你!”

“怎么?你以为人多欺负老娘一个?老娘叫一声,怕你们就不知要躲到哪里去了?”花裙凤头站起来立定,左手一叉腰,右手一伸,食指指点着卢嘉恭,大声说道。

“这位大姐,大家路上相撞,两个都有错,俺们这个小哥儿年轻气盛,不知礼让,俺替他向您赔个不是,都互谅互让一下,也就没事了。”邱福怕事态扩大,总不是好事,赶紧上来打圆场道。

“呵?互谅互让?你说没事就没事?怎么个赔不是?一句话就行了吗?”花裙凤头气势依然嚣张。

“那你要怎么样?就想打架怎地?你们走开不用管,一人做事一人当,俺单挑,疯婆,你上来吧!”卢嘉恭双手在胸前捆起,一脚往前小步一探,一副从容备战的架势,就像打斗的好手惯犯,继续说,“不就打架吗?俺喜欢!多喊几个人来也没关系!”

“好你个死乡巴佬,撞倒老娘还要打人,打人啦,打人啦,你打啊!打啊!”花裙凤头大喊道,直直走到卢嘉恭跟前,挺着胸,似乎要撞上去似的。

“我说这位大嫂,不要再闹腾了吧?我这位小伙伴年纪轻轻,怎么会欺负您呢?最多不过人家就说他年轻不懂事。而您穿着打扮这么华丽漂亮,想也不是一个穷人。你们两个不过是相撞一下,就算是嘻哈倒地讨个乐,没什么大碍,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也不至于要讹这小哥儿两个钱。看着这么多人围观,多不好看,以后怎么在这街上行走啊?”卢嘉瑞向花裙凤头做个揖,说话道。

卢嘉瑞通常都是观察在先,关键时候再开言。他看这个妇人不过是借机泼赖发泄一通而已。他又对着卢嘉恭说道:

“卢嘉恭,给这位大嫂道个歉意,赶紧把这事了了,少在这儿丢人现眼。”

花裙凤头一看这少年郎,比那蛮横撞人者还年轻,却衣裙鲜亮整齐,冠履洁净贵气,腰带别致,钩挂佩囊,言辞谦然有礼,浑身上下气度不凡,怨怒之气就消了一大半,撒野之趣也褪尽了。

“好吧,既然大哥发话,俺就给这位大嫂道个歉,请多多包涵!”在卢嘉瑞的眼色催促下,卢嘉恭向花裙凤头做个深揖,一边说道。

“这才像人话,我今儿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你计较,下次再撞上老娘,定有你好看的,乡巴佬!”花裙凤头嘴上嘟哝着走了。

围观者们在喧闹的议论声并夹杂着哄笑中散去。少年伙伴们继续逛,兴奋的心情自然受到了影响,加上逛了半天,大家真的有点累,没那么兴高采烈了。

“这疯婆出口闭口骂俺们乡巴佬,你说气人不气人,真是泼妇一个!”卢嘉恭气愤地说道,“说实话,真想上去给她两拳。”

“是啊,乡下人就怎么了?没有俺们乡下人种的稻麦桑麻,养的鸡鸭猪羊,城里人吃什么穿什么呢?真是的,还看不起俺们乡下人!”卢永义也是愤愤地说道。

“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是觉得乡下人见识短少,言行有些粗鄙,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必奇怪,俺们都改变不了。”卢嘉瑞说道。

“那乡下人就任由城里人鄙视吗?”卢嘉恭依然愤恨。

“要不受城里人鄙视,自己也成为城里人就行了。”卢嘉瑞轻松地说道,他想让小伙伴们明白,其实不必想那么多,改变自己就行,简单一点,“方才我不就已经说过了嘛,一旦我们都到这县城来过活,大家都是城里人了,不是很好吗?到时谁鄙视谁呢?”

“好啊,俺们都想办法,将来搬到城里来住。”卢嘉恭说道,卢永义和卢嘉理、柴荣都点头赞成。

几个少年哥们又到河边去逛了一阵,看看太阳偏西,也觉得很累了,邱福提议回家去。于是,一伙人就找到卖渔网的铺子,卢嘉瑞花一百七十文钱买了一张大号的撒网,由邱福与卢嘉恭抬着,一同出城,又在停放马车的客栈酒家每人美美地吃了一碗汤面,才上车回家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