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 太夫人辞世(上)

第五十一回谋厚利卢嘉瑞算计诓官府落空愿太夫人抱憾辞尘世(上)

却说上回说到太夫人受了重伤,伤病中对卢嘉瑞说了心中一直以来最大的憾事,就是没能亲自抱抱自己的亲孙儿。卢嘉瑞和冼依良便一起计议,打算瞒骗太夫人说依良有身孕了,以便让太夫人心情舒畅些,身体能更好地康复。

卢嘉瑞与冼依良在房中商议好的翌日,依良就到太夫人房中探问太夫人病况。依良坐到太夫人床边,拿过傍边小桌子上备着的米糊,凉的,就叫西儿去从新温热。依良拉着太夫人的一只手,问太夫人道:

“太夫人如今能多吃些东西没有?看太夫人今日气色不错,却是消瘦了不少,能吃时应多吃点,想到要吃什么可口的东西,只管跟丫头说,叫她们去弄来。”

“也吃不了什么东西,肚子也不觉得饿,还是整日觉得有些昏沉,脑子胀痛,身子动弹不得。”太夫人小声说道。

“太夫人脑门这地方还疼么?妾身看已经有些消肿了。太夫人心里不要想它,会好些。”依良又压低声音悄悄地说道,“奴家倒是有一桩喜事要禀报太夫人,日前奴家好端端的,一阵恶心,就要呕吐,却又呕不出东西来,肚子里酸水却直往上涌,敢是奴家有了身孕了!”

“喔!?你有身孕了?”太夫人一听,似乎精神为之一振,两眼睁开得大大的,放出光芒来,把另一只手也抄过来搭到依良的手背上,“你得赶紧叫郎中来诊脉,要真怀上了,得好好儿安胎养胎!”

“嗯,回头奴家让相公叫郎中来。”依良故作羞涩说道,“愿太夫人好好养好身子,等孙儿出来还要辛苦太夫人操劳帮忙带养呢!”

“这等极好之事,我求之不得哩!哪有什么辛苦操劳,瑞儿就是老身带大的,说起来启蒙还是老身给他启蒙的,看他如今多聪明,多有出息,撑起这整个的家业,哪家的孩儿比得上?”太夫人说得高兴,自豪之情洋溢于话语之间和脸庞之上。

这时,西儿将米糊热好,拿了过来,依良亲自给太夫人喂食,太夫人竟将一碗米糊都吃光了,依良问还要不要再来一碗,太夫人摇摇手,说够了。

西儿说今日太夫人胃口已经是难得的好,从未见能吃这么多的了。

“老身心里宽慰,就多吃了些儿。”太夫人高兴地说道。

依良再和太夫人闲话了一会,交待西儿好生伺候太夫人,就辞别太夫人回自己房中去。出门时,正碰到林萱悦来给太夫人问安,就告诉她今日太夫人心情好,兴致高,叫林萱悦别搅扰太久,让太夫人多歇息。

又过了一日,卢嘉瑞来看视太夫人时,就告诉她已经让郎中来给依良把过脉了,郎中说依良有了身孕,郎中还说从脉象上看还极有可能是一胞男胎。太夫人听罢显得极为开心,高兴得都笑出声来了。

想到自己将有孙儿抱,太夫人心情确实好很多,加之简道长送来的草药起了效力,肿胞眼见得慢慢儿消了,进食也多了起来。太夫人日渐康复起来。

于是,卢嘉瑞吩咐邱福按简道长开的方子抓药煎服,给太夫人养血补气强身,慢慢地,先是太夫人跟人闲话多起来,也不觉得累了,后边就能坐起来,搀扶着也能下床解手、擦洗身子了。

冼依良、林萱悦、靳冬花三个媳妇时常来陪太夫人闲话。冼依良多聊些诗书礼节之事,太夫人则不忘教冼依良怎么教养儿女;林萱悦则跟太夫人说些听戏唱曲的趣事,有时还唱个小曲儿给太夫人听,娱乐太夫人;靳冬花则多跟太夫人聊厨下蒸煮煎炒焗炸之法,闲话中探询太夫人口味食欲,以准备整顿供餐。

卢嘉瑞有空时也尽量来陪太夫人,就为太夫人多开心些,有利康复。

约莫一个月之后,依良便悄悄给自己肚子上缠绑上几圈布带,也不敢让清兰和明月这两个丫头知道,也不让她们帮忙。晚夕洗澡之时还得推说要自己洗,不让清兰帮忙。如此,依良去跟太夫人聊天闲话时,就显得有一点肚子了。太夫人自然十分高兴,每次依良去陪侍,都格外的开心,不厌其烦地反复教导依良怎么教养孩子。

就这么两个多月过去,看看太夫人头上的肿胞基本要消尽了,身体和精神都一般的健朗起来,饭食已经差不多正常,平时走动也自如了。为了保证万全,卢嘉瑞为太夫人买了一柱拐杖,让太夫人走动时拄着,同时吩咐西儿和曲儿跟随伺候,一定要加意看护,不得有什么闪失。

随着时间的过去,依良肚子上缠带加厚了几回,棉絮也垫上了一些,走路起来就像挺着个肚子模样了。好在是在秋天,缠带别着棉絮好保暖,也不必常洗身子,否则缠解麻烦不说,光闷热一项也不是好受的。

一日,太夫人躺床上,曲儿正在准备给太夫人换敷的草药。曲儿把缠带解开后,太夫人自己用手摸摸旧的伤口,问曲儿道:

“曲儿,隆起的肿胞都消平了吧?老身看不必再敷药了,淤血应该都散尽了,老身也没感觉到疼痛和其它什么不舒服的,再敷药也是多余的累赘。”

“太夫人,要不再敷两日吧?就怕里边还有没消散尽的。”曲儿说道。

“不必了,老身如今神清气爽,何必再敷药缠带的,脱开了这些才会真正痊愈。”太夫人说道。

“太夫人万福金安!”这时,冼依良进房来问安,裣衽施礼道。

“依良你过来,老身正想谁来跟我说说话哩!”太夫人高兴地说道。

“奴家方才用过午膳,看看没什么特别的事,就过来陪太夫人坐坐。”冼依良说道,然后起身来到太夫人床边。

“今儿不消坐床上,都到外间坐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闲话吧!”太夫人说道,情绪特别高昂。

“太夫人身体康复了,奴家也心安!”到外间坐下,曲儿摆上果子和糕饼瓜子等,端上茶盏来,依良对太夫人说道,“只是今日就一下把缠带都揭了去,不换敷新药,是不是着急了些?虽然肿胞表面消尽了,里边淤血有没有消散尽也看不到,依奴家看,太夫人还是多敷几日才好。”

“不用的了,你看老身如今好好的,既不感到疼痛,肿胞也消了,你看脑门上平平的,走动也没有什么不便的,还缠些布条在头上,有何用处嘛!”太夫人自己摸摸伤处,坚决地说道。

“太夫人万福金安!”这时林萱悦也进来,向太夫人裣衽施礼道。

“萱悦你也快过来坐,今儿老身精神好,一会咱们三个抹牌玩,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太夫人说道。

“哎!”林萱悦应声说道,“难得太夫人身体健旺,精神畅爽,奴前些日子学了一首曲子,今儿先弹唱与太夫人和大姐听,聊以娱乐一下,一会再抹牌玩不迟,太夫人以为如何?”

“好啊,难得萱悦又有新曲,快弹唱与老身听听!”太夫人高兴地说道。

林萱悦于是叫桂香回房里搬琴来,就自弹自唱了一曲晏几道的《满庭芳》,献与太夫人娱乐。但听林萱悦边弹边唱道:

“南苑吹花,西楼题叶,故园欢事重重。凭阑秋思,闲记旧相逢。几处歌云梦雨,可怜便、流水西东。别来久,浅情未有,锦字系征鸿。

年光还少味,开残槛菊,落尽溪桐。漫留得,樽前淡月凄风。此恨谁堪共说,清愁付、绿酒杯中。佳期在,归时待把,香袖看啼红。”

林萱悦弹得悠扬和悦,唱得婉转低徊,弹唱相和,声情并茂,词韵曲意尽在吟唱弹奏中,端的是教坊高枝,乐场翘楚,让人听之,心神愉悦!

“唱得很好!”太夫人抚掌说道。

“弹得也很好!”依良也跟着抚掌说道。

林萱悦不免谦逊一番。唱罢,喝了一会茶,婆媳三人就抹起牌来,玩味欣然。

一日早上,柴荣带着张铉,将原先商讨要筑造的石桥的图纸和预算拿来。张铉将石桥的设计跟卢嘉瑞仔细说了一遍。卢嘉瑞听罢,觉得不错,便说道:

“没想到张先生不但会画图,又会设计房舍,现在造桥也在行了!”

“都是卢老爷抬举!小介为不辜负老爷的托付,用心去琢磨,也时常去找些有经验的师傅讨教,唯恐有什么差池,许多东西都是现学现做的呢!”张铉说道。

“说明张先生能干之才,做什么都能学成做好!”卢嘉瑞说道。

“还是托老爷之福,自从为瑞恭荣筑造工坊效力,小介受益匪浅,且不说多熟习了几份技能,就是润笔、酬金也收到不少,否则小介还只凭着教几个孩子画画的那点可怜的束脩度日。小介真心感惠卢老爷抬举哩!”张铉说道。

“过谦言谢就不必了,互惠互利吧!张先生的辛苦理当有报偿。”卢嘉瑞说道,“话说回到这石桥上,先生设计的都是单孔石桥,桥孔是不是有些过大,筑造起来没那么方便?而且为了这单孔的设计,两边桥引筑到河上,占了河道,如发洪水,不利于流水通过,也可能会冲坏桥梁。而且两座桥都是一模一样的,同时筑造在这聊城河上,是不是显得有些单调?”

“哦,是这样,小介设计石桥为单孔,主要是为聊城河上往来船只多,单孔方便船只通行。老爷所担心的流水通过问题,可以将桥孔适当再扩大一些,但这会增加筑造的难度和工料钱。至于老爷所说两桥模样相同的问题,小介修改一下外形就可以了。”张铉说道。

“嗯,我看也可以这样,桥引不必砌实,桥引下可以开两三个小孔,增加流水通道,还可以省些石料。”柴荣说道。

“柴荣说得对,旁边的小孔并不会影响石桥的稳固。”卢嘉瑞说道,“还有,我看张先生的图纸,桥面上都是台阶,能不能在桥上面上铺一条平道,车子和骑马都好通过?两边都是热闹街市,推车骑马的人自然多,应该方便才是。”

“这石桥这么阔大,就将桥面分两边,一边铺台阶给人走,一边铺石板让推车骑马,不就行了吗?”柴荣说道。

“既然这样,不如在桥中间铺一道石板路,两边铺台阶,车从中间过,行人从两边走,这么布局更方便合理。”张铉说道。

“张先生说得不错,就这么办!还有,要记得,斜坡不能太陡,方便推车骑马,太陡了骑马不好走,推车也太费力。马上就动手,修改设计,同时重新计算一下工料本钱。”卢嘉瑞说道,又问,“修改需要多少时辰?”

“我们两个出去到工坊铺子去修改,明日早上再来找老爷吧!”张铉说道。

“你们就不要到外面去弄了,就在我这书房修改吧,纸笔尺子都具备,茶水点心鲜果给你们准备上,两个时辰应该足可以了。修改好就在这里用午膳,我下午就带上图纸和预算找陶老爷商议去!”卢嘉瑞说道。

卢嘉瑞说毕,就叫逢志到厨下去叫拿茶点来,张铉和柴荣就在卢嘉瑞书房动手修改石桥的设计,画图纸、修订预算。一个上午时间,两人就修改好了,卢嘉瑞安排午膳与他们一起吃了,两人才告辞回去。

“张先生,您有事先回去,我还有些事跟柴荣说。”在他们就要出门去之际,卢嘉瑞说道。

于是,张铉先走了,柴荣就转身留下。卢嘉瑞将预算纸扯出来,问道:

“这预算实际不实际?”

“当然实际,都是我和张先生反复仔细推敲计算出来的!每一个工,每一块石料,每一个雕刻,都仔细计算过呢!”柴荣说道,“方才修改,也就是按新设计的图样厘定用料用工,单个工料的钱是不变的。”

“那好,按你的预算一座五百一十两,一座四百六十五两,两座合计九百七十五两。”卢嘉瑞说道,“你如今再花点时间,将这预算金额翻一番,将金额列成一座一千零二十两,一座九百三十两,两座合计就是一千九百五十两。”

“怎么要弄成这么多?”柴荣惊讶不已,说道,“衙门里会嫌花费太大,就不造了!”

“这个你倒不必想那么多,衙门要造的话自然有银子。但你想,这是官府的工程,你不留出一大块银子出来打点老爷和各司经办官吏,你这活计怎么做得了?他们不在意花多少银子造桥,如若他们自己没有好处,就不会造了。就算开始筑造了,后边又是监督又是验收什么的,经办的官员没有好处,就只会专门找茬,你就没法把桥筑造好。”卢嘉瑞说道。

“可是这金额也实在太大了,要不加五成,大哥看怎么样?”柴荣说道。

“你不必担心,造价造高了,咱们才有更多的银子送给县太爷和他手下各级经办官员,这桥才会造,造起来才会顺当!”卢嘉瑞说道,“况且,这预算列的只是一个样子,他们不会仔细看,也看不明白,你只管列足金额好了!”

柴荣执拗不过,只好按卢嘉瑞要求,好不容易将预算金额加大了一倍,才了事。(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