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赠剑(中)

第四十七回建言防身简道长赠剑沐恩加职邱管家奉礼(中)

当日邱福就在前面小庭院安顿好住下。

翌日,邱福到街上去采办了些礼物回来,要分送给太夫人和三位娘娘。他买了一个翡翠手镯、一簇金银花翠、一个鱼头金簪儿和一对金耳坠儿。他准备将翡翠手镯送给太夫人,将金银花翠送给大娘,将鱼头金簪儿送给二娘,将金耳坠儿送给三娘。他还买了四包金丝绣花汗巾,准备每人送一包。

晌午过后,邱福用个篮子提着四个首饰盒子和四个汗巾纸包,用一方青布盖着,然后来敲中门。明月来开门时,见是邱福,就问何事进后边来。

“老爷让我当管家,教我先进后边来拜望拜望太夫人和几位娘!”邱福如实说道。

“嚯,邱福哥,你长进有出息了,都做管家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呢?”明月说道。

“这不是昨日老爷才对我说的嘛!今日进后边去也正是要拜望太夫人和几位娘,顺便说这事。”邱福说道。

“哇,还有礼物,奴仆给主子送礼啊?有没有送给本姑娘的?没有就不给进去!”明月笑着说道,看似有几分使性的意思。

“小姐姐你行行好,先放我进去,带我去拜望完了太夫人和几位娘娘,回头我再给小姐姐买一份礼儿!”邱福祈求道。

“买什么先说好!”明月似是得理不让人,说道。

“买两方汗巾儿给小姐姐吧?”邱福说道。

“不行,做了管家还这么小气的!”明月说道。

“好吧,买一包上好的汗巾给你行了吧?”邱福连忙改口说道。

“那还差不多!”明月说道,“不过,既然买一包汗巾,不如给我买一根银簪子,花费银子怕也差不了多少,我正缺簪子插头发。”

“好吧,我就买一根银簪子给小姐姐吧!”邱福老实人,急了,就快口答应了。

“邱管家,中门可是归本姑娘把守,你说话可要算数,否则往后进来不得方便休要怪本姑娘哩!”明月笑嘻嘻地说道。

“算数,算数,一定给姐姐买!”邱福忙不迭地说道。

于是,明月放邱福进门去,然后闩上门,再领邱福往太夫人房间去。

太夫人正在房里给杏儿讲故事,明月领邱福进去,就退了出来。邱福则连忙放下篮子,给太夫人跪下磕头,口里说道:

“小的邱福拜见太夫人,问太夫人金安!”

“哦,邱福,你来了?”太夫人说道,“西儿,你先把杏儿带出去给明月姐,然后回房里来。杏儿跟姐姐出去玩,奶奶一会再找你。”

“那边老宅的事情收拾完了,老爷让小的到这里来。昨日老爷跟小的说,让小的做卢府的管家,宅里除后边的内眷,其它事情交代由小的管。”邱福说道,“老爷还交代,往后书房里往来帖子批答和书札信函,也由小的帮老爷做。”

“那很好!这府里边住的人多了,事情就多,家里跟外边的往来也多起来,诸事得有个人统管。你是我家旧人,比他人不同,跟着老爷好好做事,老爷该不会亏待了你!起来说话吧!”太夫人说道。

“这个小的明白,小的会好好儿伺候老爷!”邱福回答道。

“往后,你既已是我卢府管家,不是一般仆役,就不要再自称‘小的’了,自称‘我’或‘小可’都行。”太夫人又说道。

“多谢太夫人!”邱福说道,“那边老宅田租余下些剩银,本当缴还家里的,老爷恩惠,让小可留用。小可如今备了几份礼儿,来孝敬太夫人和几位娘们。这个是孝敬太夫人的。”

说罢,邱福从提篮里拿出一个首饰盒子和一个纸包,首饰盒子装的是翡翠手镯,大纸包装的自然是汗巾。这时,西儿已经回到房里,过来接过盒子,递送到太夫人座边的茶几上,然后先打开首饰盒,再撕开纸包儿。

太夫人看首饰盒里的翡翠手镯,就拿出来玩赏。

“嗯,真不错,成色纯净,碧绿柔润,花了不少银子吧?进来看望老身,叙叙话就行,何必破费这许多呢?”太夫人边玩赏边说道。

“这个是小可应该孝敬太夫人的,花点银子也是应该的。”邱福说道,“只往后还请太夫人关顾,小可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多教训,多担待些儿!”

“好吧,老身先谢过邱管家的礼物!那不耽搁你了,你给你的娘们送礼物去吧!”末了,太夫人说道。

于是,邱福出了太夫人的房门。明月已经在傍边回廊上一边和杏儿玩耍,一边等着邱福了。看见邱福出来,明月就把杏儿送回太夫人房中,然后领邱福到大娘依良上房去。

凑巧二娘林萱悦也在冼依良房里喝茶谈天,明月通报后,邱福进去,就直接将提篮放下,朝着大娘、二娘跪拜磕头,口里说道:

“邱福拜见大娘、二娘,问大娘二娘金安!”

“起来说话吧!”大娘冼依良先开言道,“你今日有何事,要特地进到后边来拜望咱们姊妹?”

“只因昨日老爷吩咐小可做卢府的管家,往后宅院里除后边内眷,诸事要小可管理妥当。”邱福站起身来,说道,“老爷书房里的往来帖子批答和书札信函也叫小可帮忙办理。因而,老爷让小可到后边来拜望各位娘,也顺便向各位娘禀报。”

“哦,原来如此,邱福升做管家了,想来你很有本事,刚从老宅那边过来,老爷就重用你了。”林萱悦说道。

“邱福是卢家旧人,老爷自然是知根知底,重用他也不出奇。”冼依良对林萱悦说罢,又对邱福说道,“那好,邱管家替老爷好好儿管好这个府院,不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这个小可明白!”邱福回答道,“往后大娘二娘要有什么事,需要使唤小可的,尽管吩咐下来,小可无不尽心竭力办理!”

“好了,咱们两个知道了,你快去三娘房看三娘去吧!”依良说道。

“老宅那边有些剩银,老爷让小可留着用,如今小可买了几件礼物,来孝敬给娘们。微礼不成敬意,只讨娘娘们一个开心。这是孝敬大娘的。”邱福一边说一边将珠翠盒子和一包汗巾拿出来。

清兰过来拿了,递过去给依良。

然后邱福又拿出金簪子盒子和一包汗巾,说道:

“这是孝敬二娘的。”

一旁的桂香早过来等着,一把接过去,递送给林萱悦。

清兰和桂香都帮着主子打开首饰盒子。林萱悦转过头来看,见依良的是一簇珠翠,便从清兰手里抢过盒子去。

“唉呀,真好看!”林萱悦边说边拿出珠翠来把玩,又看桂香手里自己的,是一根鱼头金簪子,就觉得平淡无奇。

“大姐,戴上看看,一定很好看!邱管家好眼力,买来这般精美的东西。大姐戴上吧!”林萱悦撺掇冼依良戴上。

“何必这等着急,人家送礼的人还在这站着说话呢!”冼依良说道,“清兰给邱管家倒盏茶喝!”

清兰倒茶给邱福,邱福就站着喝茶。

林萱悦于是对冼依良说道:

“大姐,让清兰给大姐插戴上这簇珠翠看看也不妨事,也让邱管家看看自己买来的东西到底好也不好!”

“那也行吧,清兰你来!”大娘抵不过萱悦的撺掇,就说道。

这时,清兰便帮依良插戴好珠翠。

“大娘这簇珠翠真的很好看哩!”明月和清兰都赞叹说道。

“嗯,大姐戴上这簇珠翠,真好看,添了几分慈祥雍容气色!只是奴看大姐姐像是已经有两簇珠翠,奴还一簇都没有。”林萱悦说道,“要不这样,奴的鱼头金簪子跟姐姐的珠翠换一换。这金簪子也极精美的,又是纯金子的,雕刻细致,簪面滑溜滑溜,一定也很好用的。”

“送礼人还在这,就换了礼物,如何使得?”依良说道,一种略有些迟疑的语气,让人不知道她是出于礼貌还是真心不愿意更换。

“都自家人,咱们姐妹都承领他邱管家孝敬的情分,不过是调换一下余缺,有何不可?邱管家,你说是也不是?”林萱悦说道,语气郎朗,毫不掩饰她对珠翠的喜爱。

“嗯,这个——”邱福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支支吾吾几声。

依良有点拗不过萱悦,又要显得像一家之主的样子,大度大量一些,只好说道:

“那就换了给你好了!”

于是,清兰把珠翠从依良头上拔下来,收回盒子里去,交给萱悦,萱悦将鱼头金簪子交给依良,一边还将金簪子的精美之处指点给依良看。

这时,邱福已经喝完茶,就要告辞去拜望俞雕楣。林萱悦问邱福道:

“邱管家,给三娘也备有礼物吧?孝敬三娘什么东西呢?”

“小可给三娘买了一对金耳坠子,还有一包与给大娘二娘一样的金丝绣花汗巾。”邱福回道。

“将金耳坠子拿来与我看看,是不是也很好看。”林萱悦说道。

“嗯,这个——”邱福迟疑着,但桂香已经过来,直接就在提篮里将首饰盒拿了出来,交到林萱悦手里。

林萱悦打开盒子,一看到那对金耳坠,就惊叹起来:

“真好看!多精致!精巧得很!金丝箍成小灯笼一般,里边罩空,外边滑溜光亮,大姐快看看,大姐戴上这对耳坠一定很福祥贵气!”

冼依良也拿过来看看,真是很好看,一看就喜欢上了。于是,她就半推半就的让林萱悦帮着带上了。

“果真好看,大姐就要这对耳坠好了,把鱼头金簪子给三姐吧!”林萱悦笑着说道。

“这怎么能行?这礼物换来换去的,全都搞乱了!”冼依良说道。

“大姐的礼物换给三姐,有什么不好的?就当邱管家孝敬她的就是鱼头金簪子就好了!奴看平日大姐带的耳坠耳环都没有这个好看哩!”林萱悦撺掇道。

冼依良又拗不过林萱悦,加上自己真的很喜欢这对耳坠,想想自己也是一家女主人,换个首饰礼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她就跟邱福说道:

“邱管家,那我就换了过来,我看这两个首饰价值也差不多的,你就当耳坠送了给我,鱼头金簪子孝敬你三娘好了。”

“小可知道了。说起来还是金簪子重手,用金子多一点,贵价一些呢!”邱福说道,“没有别的事情,小可就去拜望三娘去了!”

邱福说话毕,收拾好礼物,对大娘二娘鞠了个躬,就出了大娘房门。

明月已经跟着出了来,领邱福到三娘俞雕楣房中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