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途遇强盗(上)

第四十六回鬻田卖宅归途遇劫匪筑室访友酒中传剑法(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瑞趁便将勾栏街上院子里娇媚似水的俞雕楣赎身,迎娶了进府里,却在如何陈说俞雕楣的身世上犯了些疑难。

不过,好在卢嘉瑞毕竟是个脑子转得极快的聪明人,很快就跟俞雕楣说好,将她的身世说成是金华地方家道中落的富家千金,家遭变故,父母俱亡,又无兄弟姐妹,到聊城投亲不着,正租房寄寓在城南门边上春柳巷。在举目无亲,无家可归之际,偶然间遇着了占宣立,占宣立说知了卢嘉瑞,然后一番撮合就迎娶了进门来。往后,在与家人闲话中,俞雕楣就如此这般地说。

这林萱悦和俞雕楣都曾在勾栏街院子里待过,但林萱悦在院中待的时间不长,而俞雕楣乃文静优柔之人,平时只在自家院子房中呆的,绝少出门,两人并未曾相与谋面,也没有听说过彼此,这却好,省得要为相互保守秘密再费周章。

就这样,如同迎娶林萱悦一般的仪注,卢嘉瑞迎娶俞雕楣进门,按序排为三娘,安排在林萱悦偏房对面的三间套房里居住。

此时,卢嘉瑞二娘已经去世,二娘与邱福当然并没有留下什么子嗣,原来分出去的田宅还是卢家的。当二娘的丧事完毕,七七过去几日,卢嘉瑞就在城里放出话风,说要出卖溪头镇上田宅,同时他让汤家盛回溪头镇一趟,叫邱福在镇上也放话出去,找买家把田宅都卖了,然后搬到县城里来。

可巧的是,放话出去不多久,原来买卢家老宅的致仕知府张老先生听闻了,就着人跟邱福说要一同买了过去。邱福赶紧到城里来禀报卢嘉瑞。翌日早上,卢嘉瑞带了逢志,随同邱福回溪头镇上,与张老先生办理田宅买卖交割。

其实,田宅的交割甚是简单,因为上次已经跟张老先生打过交道,彼此有了解。果不其然,得知卢嘉瑞回来后,张老先生亲自登门,到陈家老宅来。两人一致同意,田地的价钱就按以前的价钱算,宅子估一估就好。于是,邱福拿出田地的契书来,与张家的管家张凡出去实地踏勘。

卢嘉瑞与张老先生就在客堂上喝茶,一边闲话。

“老先生,小生家的宅院住得舒坦吧?”卢嘉瑞问道。

“很好,这宅院幽静清雅,布局是老夫喜欢的样子。菜园子还可以种菜种花,养猪养鸡的,闲暇时正好活动活动筋骨。”张老先生说道。

“先前小生就说嘛,老先生肯定喜欢的。”卢嘉瑞说道,“如今这边的老宅也很不错的,听说老先生是要买了过去,给儿子孙子们做书院读书,正合适的。不瞒老先生,小生当年也曾在这宅子里,跟着先生,只带一个仆人,关门读了几年书。这里也是甚为清净,离那边宅院也十分近便,上边的阁楼窗户都两相望得见,往来探人送物很方便,是读书的好地方。只是小生资质愚钝,又不好学,结果科场失意,只得做个买卖人,再也不想科考的事情了。”

“老夫听说卢老爷做买卖做得很好啊,卢家在聊城都成了商界名门望族了。读书虽好,要靠科场高中然后出息,却是异常艰难呢!”张老先生说道,“不过,老夫家世代书香门第,老夫还是期望子孙能传承祖上衣钵,读书求进。而今两个儿子尚在苦读准备应试,三个孙子又要开蒙就学,老夫正想买这宅院过来,就修整成一个书塾,专门用作儿孙静心读书的地方,再请一位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先生来,既教儿子们攻书应试,又给小孙子们讲经开蒙,一举多得。”

“这宅院却是这里难得的读书的好地方,独门独院,独处村子一头,与邻舍相邻却又不十分靠近,背靠小山,前边小河田野,风水也好。”卢嘉瑞说道,“待老先生喝过茶,小生带老先生屋宅里外各处走走看看,顺道也估一估这宅子究竟价值几何,如何?”

“甚好!甚好!”张老先生连忙说道。

当然,卢嘉瑞带张老先生看视宅子,自己最想看的却是原来自己的睡房和书房的样子。他领着张老先生看看下边院子、天井,厅房、厨房、储物间等各处,一边介绍原来他在的时候各房舍的用途,先生的睡房啦、起居间啦、书房啦,大厅改成课堂啦,饭厅、会客厅怎么摆布啦,还将天井和院子用作学武练习场啦,二楼与三楼的房间怎么使用啦,等等。张老先生只是听,偶尔点点头,却仔细审看这房子墙面、柱子、房梁、天面等各处,看有没有残破漏水的地方。

这会,卢嘉瑞领张老先生来到了阁楼。

“这阁楼是这座宅子最得意的布局,也是小生最喜欢的地方。”卢嘉瑞说道,“这阁楼共三层,一二层与其它房舍相连,三层独自高出。一楼原来是跟来伺候小生读书的仆人,就是那个邱福的睡房,小生的睡房在二楼,正好对着,叫唤很方便。一楼房间同时也靠近大门口,管开关门口迎送客人也方便。”

卢嘉瑞推开门,让张老先生进去看了看,然后上二楼。他的原来的睡房许是很久没有使用之故,门口尘埃沾染,蛛网缠结。两人推门进去,看到里边堆放了一些杂物,他的睡床和桌椅还在,但已是尘埃覆盖,死气沉沉。

“这是我原先的睡房,房间够大,可以摆放椅桌,还可以摆放衣橱笼箱,离那边主屋稍有些距离,比较安静些,很适合要应考的人安睡。”卢嘉瑞说道。

“那这间可以安排给我大儿子住,他明年秋就得去应试了。”张老先生说道。

卢嘉瑞又领张老先生上到三楼,进入原来的书房,则干净了许多,书桌、椅子、凳子依旧在,一看就是书房布局的样子。

卢嘉瑞曾听邱福说,他们先前还使用这书房,二娘身子好时,常常上楼来,或看看书,喝喝茶,谈谈天,推窗看看外面的田野景致。下雨下雪时候,这里是看雨赏雪的好地方。

看罢这两间旧屋旧物,卢嘉瑞不由得想起了扣儿,想起了与扣儿在这儿的那一片欢愉时光。他心里不禁感叹,真是命运难测,遭际无常,不知如今的扣儿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

“这就是小生原先的书房,极好,在整座宅子最高处,安静。温书困倦了,或推窗看看外边田野的景致,或拨弄筝琴箫瑟等乐器消遣,或摊开宣纸挥毫书写,无任皆宜。”卢嘉瑞陷入沉思良久,才收住思绪,对张老先生说道。

张老先生进去这看看,那看看,才说道:

“这房间确实是个读书的好地方,连老夫都想搬到这来了!”张老先生赞叹道。

两人看完宅内,又出门绕宅子走了一圈,然后再回到屋内。

喝了几口茶,卢嘉瑞问道:

“老先生,咱们都是熟人了,您老说说看,这宅子值多少钱?估好了宅子的价钱,等您管家张凡和来福踏勘田地回来,合计一算总数,这田宅总价就出来了。”

“你就说个价吧!老夫信得过你。”张老先生说道。

“好,既然老先生信得过小生,那小生就只管先说,有什么不合宜的地方请老先生指出。这宅子地基约莫六亩地,按上次的说的十五两一亩算,宅地值九十两;这里边房舍楼上楼下、大大小小共计有二十三间,取平每间约莫一丈三尺见方,新造这样结构、这样大小的房舍,每间需花费约莫二十两银子,二十三间就是四百六十两。现如今房子虽然有些旧,但不残不破,墙瓦牢固,梁柱坚实,如按新造价的七成算,就是三百二十二两。加上地价的九十两,宅子价钱是四百一十二两,取整就按四百一十两算。老先生,您看看,这么算是否可以?”卢嘉瑞就在屋内找来纸笔和算盘,一边算计写划,一边说道。

“行,就依你说的。”张老先生爽快地说道,“就老夫有点疑问,你怎么知道造一间新的同样的房舍要花费约莫二十两银子呢?”

“哦,不瞒老先生说,小生在聊城县城里就开了一间筑造工坊,专门替人筑造宅院房舍的,所以筑造房舍所需花费能约略估算一二。”卢嘉瑞说道,“当然,估算毕竟是估算,无法做到十足精准的。”

“没问题,老夫相信你,不必多说,就按你说的价钱交易。”张老先生已经很喜欢这座宅子了,并不计较太多,况且他对卢嘉瑞有了信任。

两人继续喝茶谈天,又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邱福与张凡回来,两人禀报说,踏勘得实,花淤田有二十六亩,赤淤田有十四亩,旱地有十一亩。

于是,卢嘉瑞就着田亩实数按花淤田十二两银子一亩,赤淤田九两一亩,旱地六两一亩,算得田地银五百又四两,取整五百两。宅子四百一十两加上田地五百两,合计九百一十两。

张老先生同意就按此数交割。邱福找来纸张,张老先生亲自书写两张契书,房舍宅院归房舍宅院,田地归田地,列明清楚,然后卢嘉瑞与张老先生两人签字画押。

契书写就并签字画押后,张老先生就叫张凡回去兑银子来,卢嘉瑞则叫邱福和逢志两个到镇上买来菜肉酒饭,要与张老先生欢饮两杯,然后再回城去。

吃罢酒饭,卢嘉瑞和逢志收了田宅银子回城去,留下邱福,待收拾宅子里的家具什物,搬到城里宅院中,然后再将宅子交割。

卢嘉瑞和逢志两个打马回城,九百一十两银子分两个包袱,挂在两人的马背上。由于刚吃过酒,脑门热肚子胀,两人走马便慢了许多。

出了溪头镇约莫一个时辰,经过一处山林茂密的山路弯道,忽然前面窜出两个蒙面大汉,一个手执大刀,一个手握长棍,只不言不语,直向卢嘉瑞和逢志迎头杀来。卢嘉瑞骑的黄骠马都被吓得顿住了。

“不好,遇到劫匪了!”卢嘉瑞脑子一闪,叫逢志道,“快往回跑!”

逢志倒是机灵得很,刹那就扭转了马头,往回飞奔。卢嘉瑞欲待也扭转马头往回奔,这边却又窜出一个手持一把斧头的蒙面大汉杀来,拦住了去路。

卢嘉瑞即刻将马背上的银子包裹拿起,往路边用力一扔,大声说道:

“这银子都是刚才那位小相公的,给了你等,放小的逃命去!”

几个蒙面劫匪见一个大包包袱摔到一边,卡啦卡啦的银子响声极为清脆,心花怒放,只以为来人弃银逃命,破财消灾,便不约而同地向银包袱奔过去。卢嘉瑞却策马跳出前后夹攻的小圈,又突然从马上跃身,一个连环飞轮腿飞向那握长棍的劫匪肩头。那劫匪躲闪不及,挨了重腿,仆到在地。

卢嘉瑞迅疾抄起那长棍,向那手执大刀的抡去。那两劫匪刚陷入兴头,还都没有回过神来,卢嘉瑞重重一棍,正打到一个劫匪嘴上,“啊——啊!”几声惨叫,顿见鲜血直流,从蒙面布上淌下来。劫匪晕转挣扎间,卢嘉瑞迅即又是狠狠的一棍打来,正中肩背,蒙面劫匪一个趔趄就倒下了。

拿斧子的劫匪正转过身,要来战卢嘉瑞,但看着卢嘉瑞的身手就吓坏了,自知不敌,赶紧把斧子也扔了,迅速向密林深处遁去。卢嘉瑞也不追赶,过去把银子包袱拿回来,放回马背,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拿着长棍,飞马往回去追逢志。

卢嘉瑞快马飞奔,追了一炷香功夫,都差不多要到溪头镇了,才追上逢志,然后与逢志转身回城去。

“老爷,不怕劫匪再来么?如今天色向晚,不如今晚就回镇上住一晚,明日再回城也不迟。”逢志惊魂未定,说道。

“几个毛贼,不需惊慌的。方才叫你往回跑,不过是一个小伎俩而已,并非怕他们。爷爷我在代州前敌对阵辽国铁骑,千军万马尚且不惧,杀敌无数,几个劫匪,本就没什么武功,刀斧棍棒不过拿来唬人而已,怎会吓得了我?爷爷几下子就把他们解决了,你只顾跟我回去,保你没事。”卢嘉瑞说道。

“老爷武功高强,小的没力没胆,遇到劫匪强盗只管没命地跑!”逢志说道。

“你跑了就好,你在,又帮不上忙,我打杀中还得照管你,更是不便!”卢嘉瑞说道,“方才手上没有兵器,开首会矮人三分,如今我也拿着这根长棍,就算几个劫匪再来也不必相让了!”

“老爷说那些劫匪还会再来吗?”逢志一听说劫匪再来,就又有些慌神。

“我只是说万一,但他们刚挨了打,都半生不死的了,怎会敢再来?”卢嘉瑞说道,“他们也只会拿着刀斧,吓唬那些没有本领的过往商贾人等,劫点资财,其实他们自己也没有什么本事的。遇到有真本事的人,他们也识相不敢轻举妄动。”

主仆两人于是策马奔回聊城。在路过方才遇到劫匪的地方,受伤倒地的两个劫匪已不知去向,卢嘉瑞哈哈大笑,说道:

“哈哈哈!想打劫你爷爷,还得多练些本事哩!驾!”

卢嘉瑞和逢志夹马飞奔而过,卢嘉瑞的浪笑声还在这密林中传响。(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