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蹊径卖茶(中)

第四十三回多周折筑坊首单建房独创见药铺蹊径卖茶(中)

正月月底一过,卢嘉恭和柴荣就把家当、工具搬了过来,在前面入门小花园里各安排三间房给两家人居住,并打通卢府大门西侧两间房做铺面。再过五、六日,就将刻好的“瑞恭荣筑造工坊”招牌挂上门楣,然后卢嘉瑞还去了一趟三清道观,郑重其事地找简道长择定了开业的吉日良时。到开业这日,在锣鼓擂打和箫管吹奏以及爆竹声中,卢嘉瑞、卢嘉恭和柴荣一同揭下蒙着招牌的红绸布,瑞恭荣筑造工坊就开张了。

开张的喜庆没过几日,卢嘉恭和柴荣的高兴劲头就没有了。两人在铺子里守了多日,却没见有什么主顾找上门来,两家子人在家坐吃口粮,老家里田地又都让别人种了,心里慌得很,想着要是一直这样吃下去,真是坐吃山空了,咋办呢?村民毕竟就是村民,首先就想到的就是坐吃山空这普天认同的理,心里一个着急得紧。

这日,正碰着卢嘉瑞出门去,卢嘉恭一瞧见,就拉柴荣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卢嘉瑞拦下,拉到铺子里边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卢嘉瑞被硬拉到里边,不解地问道。

“大哥,你看开业都这么多日子了,却没见有一单买卖上门来,就这么耗下去,如何是好啊?”卢嘉恭着急说道。

“怎么啦?才这么几日就受不了?”卢嘉瑞笑着说道,“你们以为买卖这么好做的,一开张就财源滚滚而来?”

“可是,俺们这些村上人家可没有多少家底,经不起消耗的。”柴荣接茬道。

“你看不是,就这点耐性,怎么做得成事嘛?”卢嘉瑞说道,“俗话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既然这事想好了,有得做,不必慌张的。”

“俺们可熬不得三年!”卢嘉恭气急,说道。

“谁说一定要熬三年,只是话这么说而已,说不定过两日一单大买卖就送上门来也说不定。”卢嘉瑞笑着说道,“不过你们两个都在这铺子里守候也不是办法,干脆一个守在铺子里,一个出去到处逛逛,看哪里有活计揽来做!算了,我看不如两个都出去跑,找地方揽活去,就让两位嫂子守在铺子里,也不妨碍看顾孩子。”

“好吧,就听大哥的,俺们两个都出去找活。”柴荣也是心急,说道,“大哥这边也看看,有没有活儿可以推带过来的。”

“这个我知道。”卢嘉瑞说道,“明日我还要写个告示贴在门前,让过往的人都知道这铺子是干什么的,或许就有活计找上门来了。就这么只看这招牌,我想很多路人还不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呢!你们也当把那些做泥水和木工的工具都摆到门口边上显眼处,让过往的人一看就明白。再有,就是弄些木条木板回来,柴荣回到铺子里,有空时就在里边做些木工活,做些柜子、箱子、桌椅之类的,让路过的人都看得见,做出来的东西就摆铺子里卖。”

“好,俺们照办就是了!”卢嘉恭和柴荣齐声回答道,仿佛一下子又从失望之中,回到信心满满的了。

“你们去吧,我有要紧事要出去。”卢嘉瑞告辞别去。

于是,卢嘉恭和柴荣叫妻子过来守铺子,两人出门去寻找活计。

翌日早上,卢嘉瑞写好了一张大红纸告示,让寇伟拿来贴到瑞恭荣筑造工坊门外墙上。卢嘉恭和柴荣早饭后到铺子来,就看见有五六个过往的人在围着观看。他们就也过来看个仔细,只见告示上写着:

告示

各位过往商贾、街坊乡邻人等,本铺专一承揽房舍、宅院、庙观、亭台楼阁、道路桥梁、花园等各种筑造修缮工程,掌柜乃筑造世家,手下领有数十熟手泥水匠、木匠、石匠、油漆匠等能工巧匠,更有资深设计师傅和图形画师。本号设计构思巧夺天工,筑造精工细致,用料稳实牢固,无论房舍、楼台、桥院,也不论工程大小,本号必合理取价,戮力效劳,使筑造如您所愿。有筑造之需要者,请速前来接洽,以按序排定工期!

瑞恭荣筑造工坊

谨告

“这大哥真是的,一下就把俺们的小铺子说得那么好,害得俺一下子都感觉是真的似的!”看完开门回进铺子里,卢嘉恭说道。

“当然是真的了,不然怎么写出来。不过说得好一点也是应该的,否则别人凭什么把工程活计交给俺们做啊?”柴荣说道。

“你看他写的,什么筑造世家啦,什么设计师啦,画师啦,影都还没有呢!还什么按序排工期,俺们还为找活犯愁呢!这人肚子里有了点墨水,就真能糊弄人!”卢嘉恭说着,不禁自己都笑起来。

“俺们的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俺们做这行当也都半辈子了,叫世家有什么过分的?镇上却也是有很多人家几辈子都做的泥水匠和木匠、石匠、油漆匠嘛!到时叫他们来,这不都是熟手了吗?至于设计师画师,有了活做,再找嘛,让你养着,你又养不起。这些说的,哪叫糊弄人呢?”柴荣说道。

“好,好,说起来你又比俺多读了三年书,俺说不过你们这些读书人。”卢嘉恭只好说道,“走吧,俺们今日往城南走去。”

又是一连好几日,两人到街市各处逛荡,却也没什么头绪。他们没看到有在造房子的,更找不到要造房子的。这让卢嘉恭和柴荣两人颇感到沮丧。

“按这么找法,跑断腿也没有用啊!”一日,两人走了许久,累了,便在一座桥的石板上坐下,卢嘉恭说道,“哪有建房造屋的影子呢?”

“看你就这德性,才找这几日,就又丧气了,大哥不是叫俺们要有耐心些吗?”柴荣说道,还是他耐心更多一些,其实他心里也不是那么坚信了,只是他不想说出自己的忧虑,让人更觉得无望。

“耐心,耐心,再耐心下去,家里没米下锅了,看你哪里还有什么耐心!”卢嘉恭瓮声瓮气地说道。

“我就不信,你家就这么点底子!前年大哥才帮俺们赚了一大笔银子,你得了八十两,我才是六十两,这对俺们这等农家,可是一大笔钱,这一年多,你就花光了?”柴荣问道。

“钱是没花光,但也花了不少,忽然有了那注钱银,自然使得开一点,况且俺娘亲的丧事本来也要使钱的嘛!但总不能真的这样耗到山穷水尽那地步吧!”卢嘉恭还是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俺们就安心地做下去,大不了就当没赚那注钱罢了,反正也是大哥给俺们赚来的。”柴荣说道,想想,又狠言道,“如若消耗完那注银子,还找不到活计,干脆就散伙,不干了!”

“大哥可也因此狠赚了一笔啊!赚得比俺们还多呢!”卢嘉恭回想到这事,倒是先想到卢嘉瑞分得多些,他认为自己是事情的主儿,却分得少了,说道。

“你这人真是的,你怎么就知道大哥赚得比俺们多呢?你以为这官司背后不花钱能摆平啊?这县令老爷,衙门各关节,你以为那么好摆平?你知道花了多少银子?像这等无中生有的事情,那县令老爷不收你个百八十两银子的,肯放过你?还有那些作证的郎中、去镇上查证的张公人,这些不都得花银子?况且说了,要不是大哥,俺们可是一文钱都得不到!你如今这么说大哥,也不摸摸良心,亏也不亏心?!就说如今,大哥给俺们出铺面,还给俺们房子住,找不到活,赚不到钱应自己想办法,也不能都指望大哥,怪大哥嘛!”柴荣一顿好数落卢嘉恭。

“好了,是俺想差了,得了没有?但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卢嘉恭说道,“你真舍得将那注银子耗光?我可舍不得,看看不行就撤了回镇上去,老老实实耕田种地也罢,拿在手的银子博取没影子的赚头,我可不干!”

“看你就那点出息,原先商议时都想的说的好好,如今这么快就蔫了!真是的,就说起来豪言壮语,做起来猫儿老鼠!”柴荣说道,“别啰嗦了,走吧,按大哥说的做,俺相信一定能做成的!”

“行,依俺看,去那些庙观码头之类众人屋宇处看看,兴许有些活计。”卢嘉恭被柴荣说得心里多少有些羞愧,便只好顺情说道。

于是,两人起身,继续找寻活计去。

又几日下来,还是一无所获,晚饭后卢嘉恭找柴荣一起,出到铺子外边坐着聊天,闲话间甚是沮丧,卢嘉恭就想进府后边去找卢嘉瑞。柴荣拦住卢嘉恭,说道:

“这么晚了还进去打搅大哥,怎么行呢?”

“闲着没事,多待一起唠唠,说不定能唠出些好主意来!”卢嘉恭说道,“你不知道,大哥这个人有时候要挑逼他,他的主意才会出来的!否则的话,他平素不愁吃不愁穿,安闲逸乐,就不想那么多的了!”

“你别当大哥家像俺们小家小户,闲暇时有闲暇时的事儿,更何况这夜里?你不看,大哥去年娶的媳妇儿,至今还没孩儿影子呢?”柴荣笑着说道。

卢嘉恭这下不言语了,只好作罢。两人继续又再闲话了约莫半个时辰,二更更鼓响过,就进回府里,各自回家歇息去。

正当卢嘉恭和柴荣愁于找不到活计,心情沮丧失望之时,一单大活计却找上门来了!

一日早上,卢嘉恭起来得早,吃了早饭先到铺子来等柴荣,准备再一同出去找活。正当卢嘉恭无情无绪地喝着茶,一边摆弄柴荣还在做的小笼箱,随意踢踏地上的木条和木板,然后发着愁闷呆傻叹气之时,却忽而听到有人前来问询。

“掌柜的,你们这里是造房子的吧?”一个中年人跨步进门来,问道。

“是啊,客官要造房子吗?您可找对地方了!”卢嘉恭赶紧迎上来,作个揖,将中年人让进铺子客位坐定,然后给他斟上一杯果茶,“您请喝茶!这茶是刚用鲜果烧泡的,有点甜,好喝!对了,客官高姓大名?”

“在下小姓张,单名驹,家住本城南仙童街。家宅边上还有一块空闲地,有了点银子,想造起房子来,或者自己开个铺子,或者出租出去,不知要花多少银子才能造好。掌柜的尊姓大名?”

“免尊姓卢,贱名嘉恭。张先生要造房子,在下也不好平白说要花多少银子,这要到实地去看,丈量多大的地方,造几层的楼房,房间怎么布局,需要用什么材料,看好说定了,敝铺会画好图样,计算出工料钱款。如果张先生认可无误,就开工兴建。”卢嘉恭说道。

这时,柴荣也进来了,一听卢嘉恭在和客人谈造房子事,也加入进来。

“这位也是敝铺的掌柜,姓柴,单名荣。这位是张先生,家住城南仙童街,说有一块空地要造房子。”卢嘉恭介绍说道。

两人又作揖叙礼毕,一同坐下。

“张先生造房子正是好时候,趁着如今还忙得开身,赶紧决定了开工,免得到时人手紧缺,需要轮排,怕耽误了工期。”柴荣说道。

“俺们两个都是筑造世家,我管泥水石匠,他管木工油漆,做了半辈子的熟手工匠,造房子都是行家里手。”卢嘉恭说道,这会他倒能说会道,侃侃而谈,一点也没有怯色。

“这个在下知道,在下就是看了门外的告示来找的。”张先生说道。

“其实这铺子,卢老爷是大掌柜,俺们两个是直接管工的二三掌柜,‘瑞恭荣’嘛,卢老爷的名号,凡事张先生都尽可以放心。”柴荣说道,他想卢嘉瑞在这里算是个大家富户,提起他会让人放心些。

“哦,原来这也是卢老爷开的号铺?这等说就好了,如今就去实地踏勘丈量去吧?”张先生问道,似乎柴荣说的话起到了作用,卢嘉瑞的名号让客人下定了决心。

“好啊,俺们这就去。”卢嘉恭脱口而出,看到买卖上门,急都急死了,恨不得立马去做,然后就收取银子。

“唉,不行,不行,今日不行的。卢掌柜不要忘了,这两日俺们要赶去王官镇把那边的宅子收尾完工,赶不完怕还得耽搁一日呢!”柴荣赶忙说道,他知道丈量可以自己去做,但设计画图的人还没有,如何就上门去呢?

“你看俺这记性!”听柴荣一说,卢嘉恭眼珠一转,一下明白过来,一拍额头说道,“这样吧,张先生您先把住家地方写给俺们,俺们这两日把王官镇的活做完了,就轮到张先生您家!”

“既然这样,那也好!”张先生说道。

于是,柴荣拿来一张纸笺,铺在桌上,弄好笔墨,请张先生坐到桌子边。张先生写下他家的地址,然后告辞出去了。

“干嘛不赶紧跟过去踏勘丈量地方,抓定这单买卖?”张先生人一走,卢嘉恭便责怪着问柴荣,“你还拦阻俺说话,要这单买卖弄丢了,看你怎么说嘛?”

“你着急什么啊?就这么跟过去丈量,你会设计?你会画图?你会算本钱?俺是怕去到那里啥都不懂,糊弄都糊弄不下来,反而把买卖搞砸了!”柴荣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如今?”卢嘉恭憋闷着说道。

“如今当务之急是赶紧找设计师与画师!否则单靠你我两个还接不成这活计!”柴荣说道。

“好,得赶快去找!”卢嘉恭一旦认上了道儿,就风头火势的要去做,“找不到活计是个愁,活计上门来还是个愁,真是的!”

“万事开头难嘛,过了这一关,往后就好过了!有活干,有钱赚,还怕啥的?”柴荣笑着说道,他这下可是心宽多了。

于是,两人又风风火火出门去找设计师、画师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