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接管钱银(中)

第四十一回接手钱账媳妇管家笃信佛法大娘离世(中)

“可是——那孩儿就不管了,气恼孩儿也得说。”卢嘉瑞说道,“娘亲如今应该好好享享清福,都给您找了两个丫头了,让她们伺候您,您什么都不要做了,长寿安康就是娘亲的福气,也是孩儿的福气。”

“为娘如今已经是什么也不做了,除了打理一下自己的衣裳妆容,再不就偶尔扫个地什么的,什么活儿也不做了,挺清闲自在的。”太夫人说道。

“不是这样吧,孩儿看着娘亲时常还忙些跟营生有关之事,心里甚是过意不去!”卢嘉瑞说道。

“嗯,带杏儿玩也算营生之事么?要算,就算这一件!店铺早都是你管的了,为娘早都什么也不理了。”太夫人又说道。

“收银啦,记账啦,这些事情很繁杂的,娘亲您也不要做了,这都是买卖之事,还让娘亲操办,实在不该。咱们家店铺多了,买卖也做大了,日日都是钱银进钱银出的,时常劳烦您老人家,让您老人家不得安生,孩儿心里不安!”卢嘉瑞只好挑明了说。

“哦——,嫌老娘管得不好?不够方便?”太夫人问道。

“那绝对不是,娘亲管得极好,钱银保管妥当,账目列写清楚,就算请个伙计专门管这事,也不见得能管得比娘亲好。”卢嘉瑞夸赞太夫人道。

“那不叫老娘给你管,谁来管啊?难不成你真叫个伙计来管我家的钱银账簿?”太夫人问道。

“那倒不会。孩儿只是想让娘亲真的清闲下来。娘亲,您看您辛苦一辈子了,都晋升做了太夫人了,正当安享清福之年,还管着这等繁杂之事,这如何能显示出您在家里的尊荣地位呢?不如就将这些杂事交给您媳妇儿管,让她年轻人干点正事,娘亲您好好享清福,颐养天年,岂不更好?”卢嘉瑞又进一步挑明了说道。

“呃——,原来这样!你这个没良心的,迎娶才不过两个月,便要‘娶了媳妇弃去娘’了!谋划抢班夺权啊!”太夫人微笑着说道,就盯着卢嘉瑞看。

“看娘亲说的,哪有这等事?孩儿就一个,无兄弟无姐妹的,又不存在抢夺家产之事,只不过不想让娘亲过多操劳而已。就算依良管着这钱账,娘亲您要有什么用度,还不是随便要多少拿多少,谁人敢说个不字?”卢嘉瑞说道。

“好吧,为娘不跟你诳话了,早就知道你会来说这事的。不管是买卖还是钱账,为娘也该撒手给你们夫妻管了。只是这冼依良会管吗?她会不会算账、登记账簿?”太夫人问道,又说道,“前时相亲,听她大哥说她曾经跟着两个哥哥读书识字,写字是会的,就不知会不会算数?”

“这个不难,我问过她,她会写字,也会算数,至于登记账簿,教教应该就会了。”卢嘉瑞说道,太夫人已经应承,他心里的疑虑就放下了,轻松了很多。

“那好吧,过两日,待为娘整理好钱帐再转交给依良好了。把东西交给她时,为娘再教教她,让她熟习,免得日后容易弄错了。为娘干脆把明月这丫头也拨过去伺候她,明月看多了,平时替为娘登记过账簿,也已经学会了,伺候她时,正好帮得上忙。不管这摊儿事情了,为娘这里也用不了两个丫头,就留西儿伺候为娘好了。”太夫人说道。

“娘亲,您真是孩儿的好娘亲!做事仔细,又懂得体谅人照顾人,有您这样的娘亲,真乃孩儿前世修来的福分!”卢嘉瑞又大大地夸赞太夫人,伸手过来拉住太夫人的手,说道。

“油嘴滑舌的!”太夫人又嗔道,但眼中心里却是对自己儿子满满的喜爱。

卢嘉瑞与太夫人再闲话了一会,便辞别太夫人,笑嘻嘻的走回自己卧房去,向冼依良通报了这个好消息。

过了三日的一个晌午过后,卢嘉瑞不在,太夫人叫逢志和悦安把两个用铜锁锁着的大笼箱搬到冼依良房中去。开始时,依良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问逢志,逢志也说不知,说太夫人叫只管先抬过来。过不多久,依良便看到太夫人和明月拿了两本账簿到房中来,依良赶紧上前施礼问安。

太夫人叫逢志和悦安将两个大笼箱抬到屋里一个角落摆放好,就让这两小厮走开了。依良在一旁看着,不知所以。太夫人走到笼箱边上,招手让依良走过来,在依良耳边低声说道:

“此是咱们家的银箱,往后归你管了,好生看牢,休要出了什么差错!”

“哦,太夫人管得好好的,如何却教奴来接管,奴怕是管不好!”依良已经听卢嘉瑞说过,临到此时,却也有些谦退的说道。

“我老了,嫌麻烦,还是你管吧,反正终归也得由你来管的,早一点让你管也好!”太夫人说道,“如今我教教你怎么收付钱银,怎么登记账簿。这串钥匙你先拿着,好好管牢!”

依良接过钥匙串,收藏好,太夫人和明月就将保管钱银和登记账簿的方法教给依良。

教授完毕,依良叫清兰摆上几碟儿小点心,一盘鲜果,婆媳两人就坐下来喝茶,又闲话了半个多时辰,太夫人才起身要走回自己房间。临走,太夫人对依良说道:

“明月这丫头聪明伶俐,手脚勤快,又会登记账簿,我让她过来伺候你,也能帮帮你。我那边事情少,一个西儿就够了。”

“那怎么行?奴这里有清兰就行了,明月还是服侍太夫人吧!”依良说道。

“我让明月来伺候你,你就不要推辞了,以后事情会很多的,每日进进出出的钱银,逐笔逐笔登记,每月底还得清对,繁杂事情不少,也是很不容易的。”太夫人说道。

“那奴谢过太夫人了!”依良边裣衽道万福,边说道,“往后太夫人要用银子,只管来拿!”

太夫人就走了。自此,冼依良便成了卢家钱银的管家婆。

关迪琛是个极能干之人,卢嘉瑞交待之后就马上装整铺子,打做或采办货柜桌椅,五日功夫真就全部都准备好了。正好第六日是吉日,该日上午巳时一到,“瑞依绸布庄”就开张大吉了。

店铺开张自然要搞开张的仪式,免不了锣鼓乐手的擂打吹奏,长串爆竹的燃放。卢嘉瑞店铺开张就有其独特之处,满城四处张贴开张告示,尤其在自家那些老店铺门前,就贴在格外显眼之处,以让人都知道他卢家名号店铺多而且相互勾连成为一体。

卢嘉瑞的告示不外乎提示店铺开张时间,宣传发卖的货色,提点开张当日的来客有什么好处。卢嘉瑞似乎对自己的呼喝本事十分自信,告示都亲自起草,叫写字铺抄录书写,但见瑞依绸布庄的告示写道:

告示

兹有“瑞依绸布庄”位于城中滨河东街,定于吉日良时五月初十巳时准开张迎客。杭州丝绸与湖州锦缎、染布皆闻名遐迩,本铺不远万里专门从该两地贩运回来发卖,实属难得。杭州丝绸柔靓光滑,布纹细密,透气温润,色泽华丽,非他处丝帛可比,乃丝绸之尚品。湖州锦缎花色绚烂,织纹厚实,柔软温暖,乃少有之锦缎精华。湖州染布由来传承悠久,织布结实,染色牢固不脱,图案华美,做工精细,诚为染布之极品。敬请本埠士子淑女、官宦客商人等,届时光临。为酬答各位街坊乡邻拥趸,凡开张当日购买各色货品,皆减按正价之七成收银。开张当日,一应到铺捧场之人,均可免银喝饮本店连号瑞安大药铺供应之姜糖水或凉茶一碗。切切奉请,翘首以待!

瑞依绸布庄

谨告

开张当日,来的人客果然极多,巳时梆子响过,擂鼓吹奏、爆竹鸣响之间,卢嘉瑞与关迪琛将门额上蒙着“瑞依绸布庄”牌匾的红绸布扯开,然后打开铺子大门迎客,人客一涌而进,顿时铺子里外人头攒动。

人客中有看布料要买的,更有进来喝糖水凉茶的,一时之间,铺子里热闹非凡。铺子的两个伙计忙得不亦乐乎,来帮忙发放糖茶的瑞安大药铺的伙计更是忙成一团——毕竟来白喝糖水与凉茶的人更多。

“各位街坊进铺看看啰,极好的杭州丝绸、湖州锦缎和染布,要买的就趁早买了,就今日开张大吉,减按七折价钱收银,今日一过,就只有正价发卖啰!”关迪琛在铺子门外招徕客人,不断喊话道。

“关掌柜,我有事先回去了,你忙吧!”开市大吉之后,铺子人客涌动,卢嘉瑞便对关迪琛说道。

“好的,老爷,小可在这里照管就行了。”关迪琛应道。

卢嘉瑞离开瑞依绸布庄,就让逢志先回府,自己却一路游逛,到勾栏俞雕楣那里去,一直厮混到晚饭前才回府。

晚饭的时候,卢嘉瑞就跟太夫人和冼依良讲了,过两日回溪头镇去,一来带依良入祖归宗,同时也看望看望大太夫人,让大太夫人见见自己的媳妇。

“既然孩儿把这绸布庄也开张好了,那就快点回去吧,快去快回,不要耽搁了,这里买卖这么多,你不在,多有不便之处。”太夫人说道。

于是,第三日早饭后,卢嘉瑞和冼依良便坐上租来的一驾马车,逢志骑马跟随,带上一些菜肉糕饼果品,奔回溪头镇老家去。

卢嘉瑞与冼依良回到溪头镇老宅,大太夫人见到了儿子和媳妇自然十分高兴。卢嘉瑞夫妇虽未穿喜服,却也在家堂内向大太夫人行了四拜大礼。礼拜毕,新婚夫妇坐堂内与大太夫人叙话。

细看大娘,卢嘉瑞很惊讶,距去年见面不到一年光景,大娘竟苍老了许多,脸庞消瘦,肌肤灰暗,眼神呆滞。去年只有少许的灰白头发,如今却几乎尽白。说话依然是轻声细语,大不如从前的清楚,声气柔弱。

卢嘉瑞夫妇与大太夫人聊的家常闲话,无非是卢嘉瑞问大太夫人的起居饮食、身体安康、田亩收成、镇上趣事、奴仆伺候等,表示关切之言语;而大太夫人问询更多的是媳妇和她家里的事,在媳妇搭话中,卢嘉瑞则不时插话抢茬,把在聊城家的买卖诸事跟大娘说,巴望着能说动大娘搬到城里去一同居住。然而,大太夫人并没有丝毫要到聊城去的意思,卢嘉瑞也就不提出来了。

叙话一个多时辰,汤家盛和逢志已经掇弄好了祭礼拜桌,新婚夫妇到堂前祭拜天地诸神,然后将祭礼拜桌收拾装担,汤家盛与逢志一同挑了到镇上公祠,卢嘉瑞夫妇跟了去,在公祠拜祭宗族祖宗。公祠上拜祭完毕,新娘算是归了宗,然后再将祭礼拜桌装担挑回到自家宅里神堂,拜祭本系本家列祖列宗,认了本系祖先。拜祭完毕,新娘就算是入了卢家宗族了。

冼依良拜见了家婆,拜祭了公祠,拜祭了家堂,此时便正正式式的成了卢家的人。(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